千帆过后 万木将春——2020大事记:金融科技篇

来源:财经网 2020/12/29
分享到:
导语

2020年金融科技大事盘点

2020年是见证历史的一年,也是惊心动魄的一年。

这一年,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人们听了一整年的“请出示您的健康码”,口罩成为生活必需品,消毒水的味道成为所有人这一年的共同记忆。同样的,人们也记得那些不顾自己安危坚守一线的人,那些因此逝去的人,那些逝去亲人的人,那些因此遭受痛苦的人,以及那些为抗疫出资出力的人。

这一年,负利率被人们热议,美联储无限QE,全球多家央行一起“放水”,股神巴菲特数次感叹“活久见”,美股十天历经4次熔断,道指创1987年以来最大跌幅;美原油首次收于负值,相关产品也让投资者接受了一次刻骨的投资者教育;而被普遍认为是“郁金香泡沫”的比特币在经历长时间低迷之后,又创历史新高,却鲜有人再鼓吹比特币“造富神话”,人们记得此前不久,刚有一位比特币投资者因此破产杀害妻女并企图自杀的悲剧。这一年,人们都在思考应该如何通过投资对抗资产缩水,思考如何做好风险规避。

这一年,金融科技监管全面升级。在顶层设计上,央行印发的《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从国家层面对金融科技发展做出了全局规划。这一年,监管集中整治互联网金融风险、警示网络支付业务风险、保护金融信息安全工作成效显著,P2P行业彻底落下帷幕。而民间借贷新规、互联网贷款新规、网络小贷新规、互联网保险新规的相继出台,让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公司、以及互金中概股等公司开始重新思考新出路。

这一年,我国央行数字货币进程提速,深圳、苏州相继向公众发放数字人民币红包,并诞生了全国第一张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的保险单。这一年,中国版“监管沙盒”试点推出,消费金融公司批筹速度加快,小米消金、阳光消金、蚂蚁消金、唯品富邦消金、苏银凯基消金5家消费金融公司申请成立获批,此外,央行还下发了第2张个人征信牌照,2家互联网直销银行牌照申请也已获得批复,另外,香港首批8家虚拟银行全部正式开业。

这一年,国内最大支付收单机构银联商务已完成科创板上市辅导;“支付第一股”汇付天下,却因公司股流通量低、交易表现欠佳,公开市场筹资困难,突然宣布拟私有化退市,而三次冲击A股终于在深交所上市的拉卡拉,因从事已剥离金融业务、收购关联金融科技公司多次收深交所问询函。这一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基本格局已定,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占据55%和39%的市场份额,其他竞争者仅壹钱包和京东支付份额超过1%。非头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收入骤降,因违规获得的罚单不断,罚金总额接近3.03亿元,创下历年之最,其中不乏近亿元天价罚单。对于一些小的支付公司来说,被收购成为其中一条出路。于是我们看到,一些支付公司投入了拼多多、字节跳动、快手们的怀抱。

这一年,科技公司开展金融业务带来的风险引发民众重视。“人脸识别第一案”、互联网巨头“大数据杀熟”话题引发社会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热议。同时,场景金融风险抬头,前有成立21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卷款“跑路”;后有IPO前创始人被拘留、公司停止运营、裁员数千人的“美利车金融事件”;至今年11月,又有蛋壳公寓资金链断裂无法向房东支付房租,租客被赶却仍要还贷;再有优胜教育破产,多家实体店相继关门停业,员工无处讨薪,学员退费无门;年末,成立 7 年、估值超 10 亿美元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学霸君”被曝破产倒闭,或成为又一个“优胜教育”。

租金贷、医美贷、教育贷、培训贷一次性收取全部费用再提供服务的模式弊端显现,人们开始反思,当蛋壳公寓们、优胜教育们这些提供服务的场景方倒下,当消费者面临无法使用服务却要还贷的困局,谁应该来买单?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应该反思什么?

这一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迎来全球最大IPO,蚂蚁集团、京东数科、陆金所等企业接踵谋求上市,然而,其中当之无愧的巨头蚂蚁集团,仅用了25天就快速过会,网友们至今仍记得,蚂蚁那层楼曾传出的“财富自由”的声音,然而,上市前一天的平地惊雷,让这场财富盛宴戛然而止,蚂蚁面临的,不仅是被叫停的IPO,还有4部门2次的联合约谈,及后续的整改。

以下是行业重大新闻回顾

1.金融科技企业密集IPO 蚂蚁上市暂缓

2020年,多家中国科技金融企业步入IPO快车道。2月12日,互联网保险电商平台慧择保险在美纳斯达克上市;6月1日,乐刷母公司、腾讯参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移卡科技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消金方面,9月11日,马上消费金融冲刺A股获重庆银保监局批复,或成为“消金第一股”,此前该称号曾属于已通过港交所聆讯的消金巨头——捷信金融,但捷信认为在此阶段上市并不符合集团的最佳利益,决定在上年底突然停止IPO,并不再推进上市进程。此外,微众信科、中数智汇等公司科创板IPO申请已过会,百融云创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第四范式称尚无明确上市时间表。

2020年下半年,金融科技行业在资本市场方面最大的新闻,是蚂蚁集团、京东数科及陆金所国内金融科技三大独角兽上市抢跑,其中,蚂蚁集团、京东数科选择了科创板,而中国平安旗下的陆金所控股则是选择了纽交所。

目前,仅陆金所已上市,蚂蚁IPO被监管紧急叫停,京东数科于10月16日上市申请获受理,进入审核环节,但截至目前,后续无新进展爆出。

2.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间借贷新规 司法保护上限已降至15.4%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民间借贷新规”)的决定,民间借贷新规以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LPR的4倍为标准取代了原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中规定的“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司法保护上限。结合民间借贷新规的有关规定,民间借贷的司法保护上限已降至为15.4%。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发文指出,民间借贷新规的利率红线不适用于金融机构。

中银消费金融副总经理章涛表示,虽然民间借贷新规提出的司法保护上限不适用金融机构,但仍旧会通过司法判例、舆论导向等途径,逐步传导至消费金融行业,对消费金融行业产生影响。

章涛认为,利率下行虽是大趋势,但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

3.网络小贷新规出台 联合贷款出资不低于30%

11月2日晚间,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对外公开征求意见。主要内容包含重申小贷公司属地经营原则,跨区域经营需银保监会审批,且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需达50亿元;联合贷款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强调“一参一控”,即只能控股一家小贷公司,参股小贷公司数量不得多于两家等。

目前仅有5家小贷公司符合50亿元注资的条件,《办法》公布后,有企业增加注册资本金,如财付通,11月4日,财付通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由10亿人民币增加至25亿,另有企业剥离小贷公司,如唯品会,在12月10日剥离旗下广州唯品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仅剩下控股的上海唯品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认为,接下来,网络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之间会面临很大的竞争,“消费金融的优势很明显,门槛没有网络小贷高,可能会使得消费金融的牌照更有价值。”人民日报发文指出,强监管严准入的规定下,一些缺乏优势以及违法违规的小贷公司将面临淘汰。

一场洗牌,蓄势拉开。

4.网贷全部清零

11月27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财经》年会上发表讲话中提出,金融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取得实质性进展,截止目前,全国已经清退5000多家P2P企业机构,预计11月中旬完成全部清零。12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出席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时提及:到11月中旬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经全部归零。

经济学家任泽平曾发文指出,P2P本质是信息中介,与作为信用中介的传统金融机构有根本区别。商业模式存在天然缺陷,可持续性较差,存在道德风险。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不适应经济规律的金融科技业态是不安全的,也是不可能持续的。

5.场景金融风险抬头 优胜教育、蛋壳梦碎

今年10月,优胜教育多家实体店相继关门停业,其机构名下的众多学员无法退费,内部员工无处讨薪;11月,蛋壳公寓被爆资金链断裂,蛋壳无法向房东支付房租,租客被赶却仍要还贷,最后微众银行兜底“租金贷”;12月底,成立 7 年、估值超 10 亿美元的明星在线教育独角兽“学霸君”被曝破产倒闭,或成为又一个“优胜教育”。

自2017年现金贷整顿以来,场景金融代替现金贷成为持牌金融机构发展消费金融的重要抓手,从汽车销售到医疗美容、从教育分期到长租公寓,互联网企业与金融机构摸索出了一种将消费场景与金融结合的大额消费分期模式,这一商业模式曾广受资本好评,然而,背后的风险却不容忽视。场景方无法提供服务,用户仍要还贷,金融机构莫名委屈,问题出在哪里?是真的风控不到位,还是场景惹祸,金融背锅?

中原消费金融总经理周文龙曾公开表示,很多人认为,场景本身可以让资金流向更可控,那么风险就降低了。事实上,风控能力如果过于依赖场景,就会忽略了B端所带来的欺诈和信用风险。

新网银行副行长刘波也曾发文指出,场景金融的本质是将场景的交易风险与金融的信用风险叠加到了一起”,当场景出现交易风险,极易引发信用风险。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对《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近期的租金贷、培训贷,虽然问题出现在场景方,但其实资金方也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风控不严现象存在。

6.互联网贷款新规出台、蚂蚁、京东数科、360数科纷纷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互联网贷款方面,银保监会7月正式下发并实施《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促进互联网贷款业务获客、产品设计、风控、催收等环节合规发展。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后续监管方可能会针对互联网存款出台专门的监管办法,各家互联网理财平台导流银行存款产品,也都将进行相应整改,代销持牌化及提供顾问服务等将是趋势。

11月7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数字金融领域监管科技探索与应用研讨会”上就线上平台存款发言,直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银行存款产品的业务属于“无照驾驶”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12月18日以来,支付宝、腾讯理财通、度小满金融、携程金融、京东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360你财富等平台纷纷下架了互联网存款产品。等纷纷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一份华东地区某银保监局于12月24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辖内存款市场若干问题的通知》。通知显示,该局明确要求辖内各类型银行机构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或与其他第三方中介合作的方式吸收存款,已经开展合作的,即日起下架相关存款产品,终止合作。

7.互联网保险新规出台

12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强调机构持牌、人员持证等原则,将于2021年2月1日起正式施行。

《办法》主要有六个要点,首先是厘清互联网保险业务本质,明确制度适用和衔接政策;二是规定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要求,强化持牌经营原则,定义持牌机构自营网络平台,规定持牌机构经营条件,明确非持牌机构禁止行为;三是规范互联网保险营销宣传,规定管理要求和业务行为标准;四是全流程规范互联网保险售后服务,改善消费体验;五是按经营主体分类监管,在规定“基本业务规则”的基础上,针对互联网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互联网企业代理保险业务,分别规定了“特别业务规则”;六是创新完善监管政策和制度措施,做好政策实施过渡安排。

高级经济师周正国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次对互联网保险营销宣传管理方面更严格了。他认为,目前自媒体、个人等在宣传保险时容易有误导和倾向性,这阻碍了行业发展。

在周正国看来,一些互联网保险营销平台、自媒体大V等,可能会成为重点监管对象。

8.《网络互助团体标准》出台 行业规范不再一片空白

在资本推动下,相互宝、水滴互助、360互助、同心互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成立了网络互助计划。根据南开大学的《商业健康保险、医疗互助、大病救助保障功能和协同效应研究》报告,至2020年5月底,我国已有3.3亿人加入网络互助平台,累计互助金规模约92.39亿元,受助人数超过7万。

网络互助丰富了多元化保障体系,然而,在成员准入、条款解释、互助金赔付等方面仍存在较多争议,监管曾多次公开强调网络互助平台存在诸多潜在风险。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一文提及,相互宝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文章提出,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应尽快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

3月30日,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批准发布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该标准由蚂蚁集团牵头,联合了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互助保障研究中心、阿里健康等多方研究制定。

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车宁认为,该标准只是团体标准,并不具有类似法律的强制执行效力,但这一团体标准尝试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路径专业性地弥补行业规范的长期空白,积累了未来国家标准和立法的参考基础。

9.:数字人民币提速

今年以来,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进程明显加快,继深圳罗湖区10月发放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后,苏州在12月“双十二”期间推出数字人民币测试并新增“双离线”功能。

据媒体报道,除了已公布的雄安、苏州、成都、深圳和冬奥会场景等“四地一场景”的试点之外,数字人民币还将继续新增上海、长沙、海南、青岛、大连、西安六地试点。另外,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与包括滴滴、美团、京东数科、银联商务、拉卡拉等多家企业及支付机构达成合作,推进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截止2020年8月底,数字人民币全国共落地试点场景6700多个,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域。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随着试点继续扩大,数字人民币从试点到落地料将更快。数字人民币必然会对银行的技术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银行IT体系将面临重建,银行IT龙头也更容易从中受益。同时,数字人民币作为M0的替代,现金交易将更多转为线上交易,交易量有所放大,支付交易环节厂商和数字货币安全认证厂商将会从中受益。

10. 消金、个人征信、直销银行牌照或开闸

截至目前,全国获批筹建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达33家,今年获批筹建的消费金融公司有5家,其中小米消金、北京阳光消金已开业,蚂蚁消金已启动筹建工作,四川唯品富邦消金公司和苏银凯基消金公司筹建已获批。以注册资本看,注册资本最高的前三名分别为70亿元(捷信消费金融)、40亿元(马上消金)、19亿元(兴业消金),已启动筹建工作的蚂蚁消金注册资本为80亿元,完成筹建后它将超过捷信,成为消金注册资本第一名。

在个人征信领域,12月25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称,批准朴道征信有限公司个人征信业务许可,据此前筹备公告,朴道征信注册资本10亿元,主要股东包括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持股35%)、京东数科(持股25%)、小米(持股17.5%)、旷视(持股17.5%)持股17.5%、聚信优享(持股5%),这是央行继百行征信后,即将颁发的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个人征信牌照有望开闸。

此外,招商、邮储两家银行近日相继发布公告称旗下直销银行获准筹建,12月11日,招商拓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筹建申请获银保监会批复,这是继中信银行与百度合作设立的百信银行在北京批筹设立后的第二家直销银行,12月21日,第三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邮惠万家银行”也获批筹建,国内独立法人直销银行有望扩容至3家。

此外,12月21日,腾讯旗下的虚拟银行——富融银行正式开业,至此,香港八家虚拟银行众安银行、天星银行、汇立银行、Livi Bank、Mox、蚂蚁银行、平安壹账通银行以及富融银行全部正式开业。

风云变换,盛宴消散,新的机遇即将到来。

2021年,愿千帆过后,万木逢春。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