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Q3总收入下降近7成 金融、电商之后 教育能救得了趣店吗?

来源:财经网 2020/12/15
分享到:
导语

资本可以在短时间内催熟一个又一个稚嫩企业,当资本撤退后,企业是否还有持续造血的能力,可能影响着企业的生死。

12月14日,美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趣店集团(NYSE:QD)发布了未经审计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趣店总收入8.49亿元,同比下降67.2%,净利润5.92亿元,同比下降43.2%。截至2020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8,125万人,服务用户数环比下降18.2%至407万人。

截至美股周一收盘,趣店股价报收于1.25美元,跌幅达6.02%,目前总市值约3.17亿美元,距离最高点跌去了96%。

曾备受资本青睐的趣店,面临持续下降的利润,不断缩水的市值,日趋收紧的监管,不断减持和退出的股东与合作商,以及频频“流产”的业务线,将何去何从?

灰色往事

趣店前身为“趣分期”,依靠游走在监管灰色地带的“校园分期消费贷”业务,趣店迅速发家。2017年10月,趣店赴美上市,股价一度高达35.4美元,市值达到115亿美元。随着针对“校园贷”的监管政策出台,罗敏不得不将“趣分期”暂停,宣布退出校园市场,并更名为趣店,趣店退出校园市场后,转向消费贷和现金贷这两块业务。

按照现金贷的监管要求,贷款需要有场景支持。本身拥有强大用户基础与丰富消费场景的淘宝、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早已在每个场景的赛道上遥遥领先。趣店若想夹缝求生,与之竞争,主要需要依靠两个途径:第一,扩大用户数量,但这有可能会让部分资信状况不好的用户进入,影响趣店的信贷风控质量,第二,提高每个用户的贷款额度,但提高额度这一途径,并不难保证用户的信用水平跟履约能力。

另外,趣店持有的是包括融资担保在内的地方性金融牌照,只能进行借款担保等业务。随着监管收紧,对于趣店来说,“现金贷”这块肥肉很难再持续吃下去了。

放贷规模难持续

财经网了解到,趣店曾获批两张网络小贷牌照,分别为赣州快乐生活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抚州高新区趣分期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趣分期小贷"),这两家小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疑似实控人均为趣店创始人、CEO罗敏。

2019年5月,趣分期小贷发生工商变更,经营范围由"通过网络平台开展线上小额贷款业务和债权转让业务"转变为"在抚州市高新区及其市内周边县域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也就是说,趣店手中的两张网络小贷牌照已经缩减为一张,其中一张小贷牌照已变更为区域性小贷牌照,仅能在注册地开展小额放贷业务,且线上业务不可跨省。受到放款杠杆倍数的限制,其表内放款规模也将出现调整。

趣店也表示,业务规模的收缩是平台基于行业环境做出的主动调整。同时,"鉴于当前疫情对宏观经济及行业环境的影响,趣店和其合作伙伴将会继续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收缩业务规模,加快去杠杆进程"。

这在2020年三季度报中体现更为明显,三季度趣店融资收入4.87亿元,下跌38.9%,财报解释是由于资产负债表内贷款余额减少;贷款撮合收入下降69.6%至1.77亿元,原因是第三季度贷款交易量减少。

从放贷到电商再到教育

上市之后不久,大白汽车这一项目曾被罗敏寄予厚望。71天175家大白汽车自营门店开业,660名管培生被派赴各地,大白汽车曾经以21.75亿元的收入贡献了趣店集团2018年总收入76.9亿元的近三分之一。

然而,这一计划被蚂蚁的退出彻底打乱。

2018年8月24日,蚂蚁金服不再与趣店续签相关商业协议,至2019年4月30日,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趣店的前6大股东,除了趣店CEO罗敏之外,前六大股东中的五大股东都已经清空、减持了趣店股票。

关于与蚂蚁金服的合作终止,趣店在之前的财报中表示,“如果我们进入支付宝这一渠道受到限制或终止,我们吸引新借款人的能力将受到重大负面影响。”

蚂蚁金服曾是六大股东之一,对趣店上市助力颇多。除了资金支持,趣店还从支付宝获得了流量入口和技术支持,旗下产品全面接入蚂蚁金服旗下第三方征信机构芝麻信用,使得获客成本大大降低,风控能力大大加强。

与蚂蚁的合作终止后不久,2018年10月,趣店的大白汽车被曝出大规模关店的消息,将从179家门店关至48家,此后又传出裁员消息。2019年5月,罗敏创造的大白汽车神话彻底终结。

在大白汽车之后,趣店还又尝试过“趣学习”、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等,但这些项目在后来的财报中几乎都没有再提到。

在探索新业务的过程中,趣店开启了开放平台业务

根据趣店的解释,即旨在服务合规金融科技平台的流量分发,以及服务持牌金融机构的交易分发。简单来说,就是“助贷”。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平台缺乏原生流量,转型做助贷机构不具有差异化竞争力。在存量借款人资源挖掘干净后,最后很可能陷入买卖流量的困境,做流量的二道贩子,没有前景。”

实际上,对接机构资金、为金融机构提供助贷服务的这种模式,已经成为一种行业趋势。除了趣店,乐信、360金融等公司也都在向助贷业务转型。

2020年三季度报中,趣店交易服务和其他相关收入减少到0.06亿元,这是因为开放平台交易量大幅度下降。

也就是说,开放平台业务对于应收的贡献其实很有限

2020年3月,趣店开始寻找新业务,推出了奢侈品平台万里目,定位为全球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同时,趣店在第二季度还投资了寺库,希望通过与老牌奢侈品电商平台的合作来为趣店争取更多的品牌资源。

三季度财报显示,趣店的销售收入从第二季度的1.35亿元增加到了1.39亿元,财报也专门指出,这主要是由于万里目电商平台的推出,部分抵消了大白汽车业务收入的减少。

也就是说,趣店信贷业务在下滑,而新业务万里目虽然贡献了一定的营收,但这部分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15.9%,还远未成为趣店的重要增长点。

并且,因为万里目的启动,也带来了趣店成本的上升

财报显示,二季度趣店销售收入为2.93亿元,同比增长了136.3%,但万里目的启动使得二季度趣店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同比增长101.7%至1.57亿元,而这也进一步导致了其收入成本同比增长28%。

在本季度的财报中,趣店又宣布探索一个新业务——少儿教育。

趣店集团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坚持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

短短几年内,趣店的业务从最初的放贷,转成助贷,再到奢侈品电商,再到本季度提到的少儿教育,跨度之大令人咂舌,未来趣店能走多久,新业务是否能救得了趣店,只能靠时间检验。

资本可以在短时间内催熟一个又一个稚嫩企业,当资本撤退后,企业是否还有持续造血的能力,可能影响着企业的生死。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