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暂缓上市只是开始,网络小贷行业将迎来大洗牌?

分享到:
导语

转型消费金融是一个方向,但消费金融也需要持牌,它的监管严格程度绝对不亚于网络小贷。

网络小贷公司正面临更为深刻的调整。

文 | 《财经》新媒体 刘洋

网络小贷的监管政策正汹涌而至。11月2日,银保监会与央行联合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对于注册资本及联合贷款出资比例都做了明确要求。

随着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包括蚂蚁集团、陆金所、京东数科等金融科技头部企业在内的网络小贷公司正面临更为深刻的调整。

11月3日,蚂蚁集团暂缓上市。此前四天,陆金所(NYSE: LU)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13.5美元/ADS,据此计算,陆金所IPO募集资金23.6亿美元(无绿鞋)。此时上市,陆金所似乎赶上了最不恰当的时点。受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及网络小贷的监管政策收紧影响,陆金所等互金公司股价应声大跌。

与此同时,正在筹备上市的京东数科也对媒体表示,将寻求与监管部门沟通。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由于不同地方对于网络小贷的监管办法并不相同,企业能否申请到网络小贷的运营牌照,需要多久才能完成整改,整改后多久获得银保监会认可的跨省营业资质,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短时间内上市,很难完成。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则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目前监管的组合拳对金融科技公司的盈利前景、产品研发都会有一定影响,征求意见稿从公开征求意见到最终成文落地需要一定时间,期间的不确定性也会给企业的估值带来压力。当然,最终新规对相关企业估值的实际影响和上市所需的调整仍有待观察。

陆金所:躲过P2P的坑,又迎来网络小贷强监管的坎

成立于2011年的陆金所是平安集团旗下的投资理财平台,最初从P2P 网贷起步,甚至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 P2P 平台。但在2016年后,国内加强了对P2P的监管,陆金所不得不转型,将促成贷款和销售理财产品作为业务重心。陆金所招股书显示,其P2P 网贷占客户资产总额的比例从2017年的 73% 降至12.8%,并计划在 2022 年清零。

不过,在陆金所即将彻底告别P2P的同时,网络小贷业务又将迎来强监管。11月6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属性,把所有的金融活动纳入到统一的监管范围。

根据招股书显示,陆金所的主营业务为零售信贷与财富管理。截至2020年6月,陆金所促成零售信贷余额为人民币5194亿元。按新规要求的企业出资需30%计算,陆金所需自己出资约1558.2亿元。不过,陆金所在11月3日晚称,未通过其小额贷款子公司与融资合作伙伴建立任何联合贷款或贷款便利化合作关系。

作为国内体量数一数二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陆金所上市后,市场不止一次将之与蚂蚁集团相比较。事实上,除了支付业务,陆金所与蚂蚁集团的主营业务类似。

从营收来看,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和蚂蚁集团的营收分别为257亿元和725亿元,前者约为后者的三分之一。但从商业模式来看,陆金所与蚂蚁集团颇为不同。陆金所首席执行官计葵生曾向媒体解释二者的差异:在零售信贷业务方面,陆金所主要聚焦小微企业主的经营性贷款,他们的平均贷款额达到10多万元,贷款期限多在2年-3年,而蚂蚁集团则更聚焦个人消费贷款,平均借款额大概数千元,且期限为几个月。

据多家媒体报道,陆金所在2014年就被传上市。2016年,陆金所再次决定IPO,并决定把香港作为上市地点,但不久后,P2P暴雷频现,相应的金融监管开始收紧,上市计划不得不搁置。随着监管不断加码,在2019年,陆金所间接宣布退出P2P业务,当时,P2P约占其总体业务的10%。

今年,关于互金行业的监管并没有放松,一系列政策正紧锣密鼓的到来。

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整改不简单,短期难上市

蚂蚁集团暂缓IPO后,京东数科也不得不放缓正在筹备中的上市进程。

据界面新闻报道,就在蚂蚁集团被曝出暂缓上市当晚,一名京东数科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正在筹划和监管沟通的事宜,寻求与监管沟通的机会。另一位接近京东数科的人士则表示,“在蚂蚁集团上市的风口浪尖上,监管方可能会认为这是同类型企业,需要避一避。”

《财经》新媒体记者查阅京东数科招股书发现,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金条产品余额中,由金融机构直接放款出资或已经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6%。2019年,京东金条促成的贷款规模为4589.15 亿元,按新规要求的企业出资需30%计算,京东数科需要自己出资近1400亿元。而京东数科2019财年的资产净额仅为184.11亿元。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分析师张凯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对于京东数科来说,尽管其业务体量和蚂蚁集团相比均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是现金贷和消费分期产品都是其非常重要的营收项目。目前看来,京东数科超过90%以上的消费信贷资金均来自于第三方合作机构,这很可能说明,目前该公司的联合贷款并没有达到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另外,京东数科也需要对其旗下的小贷公司的展业范围、注册资本金等内容进行调整。

而对于蚂蚁集团来说,整改工作并不轻松,新规对业务的影响也颇为广泛。张凯分析:在展业范围方面,根据征求意见稿,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目前,蚂蚁集团旗下的小贷公司均由蚂蚁控股,展业范围也均为全国范围的网络小贷公司,因此蚂蚁后续可能需要对旗下小贷公司的展业范围进行调整。

在融资上限方面,根据征求意见稿,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这一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蚂蚁集团通过资产证券化对外融资的杠杆上限。

在放贷资金额方面,根据征求意见稿,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对蚂蚁未来联合贷款业务的拓展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据全天候科技计算,按照蚂蚁集团1.73万亿的消费信贷余额计,蚂蚁集团自己需要出资5100亿元。算上小贷公司可以拿到5倍的放贷杠杆,蚂蚁集团要保持现有放贷规模,至少要自己出资1000亿元。

“想要上市并不难,只要相关的业务符合监管指标就可以,主要是增资,而且目前监管方下发的还是征求意见稿,不排除未来有变化的可能”,前述业内人士分析。

这位业内人士谈到,“互联网运营平台与小贷公司需注册在同一行政区内”这一规定对于网络小贷公司来说短时间内较难调整。比如,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支付宝)注册在上海,而蚂蚁集团的两个小贷公司,即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则注册在重庆,如果这两家小贷公司要将注册地迁到上海,就需要向上海监管部门申请牌照,还需向银保监会申请跨省营业。

“他们上市的最大障碍就是网络小贷的管理办法,要满足这一系列要求,短期之内,上市希望不大”,这位业内人士分析。由于不同地方对于网络小贷的监管办法并不相同,他们能否申请到网络小贷的运营牌照,需要多久完成整改,整改后多久获得银保监会认可的跨省营业资质,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有钱的整改,没钱的退出?

就行业而言,征求意见稿影响广泛。仅“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这一条,就将众多网络小贷公司卡在门外。

据兴业证券统计,目前仅5家网络小贷公司符合跨省经营50亿元注资条件,分别是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0亿元;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0亿元;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0亿元;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9.9亿元。另外,仅有12家公司符合10亿元的注资条件。

针对新规,腾讯财付通迅速作出了调整。11月4日,深圳市财付通网络金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加至25亿元,增长幅度为150%。据了解,这已经是财付通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增资。

对于新规设定的标准,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中小型小贷公司受这一规定影响较大,实力较弱的公司很难达到10亿和50亿的标准,这会使得大量没有实力的小贷公司退出市场。他还谈到,过去很多小贷公司都是跨省经营,但现在50亿元的门槛会迫使一些网络小贷公司仅在省内经营,这一定程度上限制其牌照价值。“对于巨头而言,50亿的注册资本门槛并不难达到,更难的在于银保监会的审批”,他说。

据黄大智分析,关于“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一规定在一定意义上只对头部的个别网络小贷公司产生冲击,因为整个联合贷款市场中,蚂蚁联合贷款占据90%的市场份额。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则认为,在30%的出资比例限制下,整个行业的盈利前景都会被削弱,取而代之的是信贷资产风险大幅降低,违约风险下降。

另外,征求意见稿规定,“个人借贷不超过30万元及3年年收入的三分之一较低者,机构借贷不超过100万元”,黄大智表示,这一规定则主要对做供应链金融业务或者房抵贷业务的小贷公司产生影响;关于“互联网平台运营主体的注册地与该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地在同一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内”一条,从目前来看,全国网络小贷公司大部分注册在重庆,而运营主体则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不同城市。

对于网络小贷公司的整改,征求意见稿给出了时间表,在新规施行前,经批准已经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公司,应当在新规施行之日起1年内完全达到新规各项规定的要求。对未经批准,但已经跨省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公司,应当在3年过渡期内完全达到新规的各项规定的要求。3年过渡期内还未能取得跨省经营资质的网络小贷公司,将被逐步清零。

在网络小贷遭遇强监管的同时,消费金融却迎来了政策利好。有报道称,银保监会办公厅日前向各地银保监局下发《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对消金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监管政策进行了松绑,降低了拨备监管要求至130%。

网络小贷公司转型消费金融是否是一条出路?黄大智表示,转型消费金融是一个方向,但消费金融也需要持牌,它的监管严格程度绝对不亚于网络小贷。不过,老虎证券投研团队也谈到,对于头部企业来讲,大型企业旗下的小贷公司,往往会有相对充裕的现金流供给来补充资本金,抗风险能力更强。如果是从份额上看,并不会轻易改变头部企业在金融科技行业中的市场地位。

编辑: 季倩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