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绚丽 | 新冠疫情下的缴费产业:数字化的重要作用

来源:财经网 2020/10/26
分享到: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年初的经济造成了猛烈冲击,对社会生产生活的正常运转,以及个人、企业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危机的另一面往往是机遇,尤其是方兴未艾的线上经济与服务,迎来了快速发展的契机。数字便民缴费服务可以让居民均可足不出户、在线上轻松缴纳水、电、燃等费用,不仅减少人员聚集、巩固疫情防控成果,也为老百姓提供了便利性金融服务。那么疫情对数字便民缴费产生了什么影响?数字便民缴费对疫情影响的缓解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为了从实证上刻画疫情下的缴费产业,我们首先利用全国2018、2019年的工业、生活用电量的历史数据,对假设未发生疫情下2020年的用电量情况进行预测。再通过将2020年各月实际的用电量,和预测用电量进行对比,观察疫情对于工业、生活用电所产生的冲击。我们发现在工业用电量方面,在1-2月与预测值相比,下降程度分别达到15%和20%。自3月份起冲击有所收窄, 4-6月份基本和预测值逐渐接近并反超。在生活用电方面,受冲击的程度小于工业用电。与预测值相比,下降程度均为7%左右,5-6月实际用电量反超预测用电量。总体而言用电量的恢复花费了4个月左右的时间。

从全国电费的缴费量来看,疫情对电费缴纳的影响比用电更加深刻且持久,直到6月缴费才基本恢复正常水平。这很大程度上与疫情期间人们出行的减少、用电量查表和通知的暂停、线下缴费场所的暂停营业有关。那么线上缴费,是否为疫情期间的生活缴费提供了支持?借助全国最大规模的便民缴费平台,光大云缴费2019年1月1日-6月30日以及2020年1月1日-6月30日、涵盖全国至少25个省份的各省水费、电费、燃气费的线上缴费次数和金额数据,结合各省疫情情况、GDP增长率等其它数据,利用各省“居家令”的颁布和解除作为外部冲击,我们运用倍差法(Difference-in-difference)进行了实证分析。主要发现如下。

1. 线上缴费成为疫情负面冲击的“缓冲器”

使用与上文同样的方法,我们对未发生疫情下2020年的日度线上电费缴费情况进行预测,并与实际发生的缴费金额进行对比,发现数字缴费在疫情期间,虽然也受到了负面的冲击,但在约15天后,即迅速回归了正常水平。与整体电费缴费相比,具有所受冲击程度小、恢复速度快的特征。这一方面说明线上缴费在疫情期间对人们生活提供了支撑,保障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疫情对生活负面影响的“缓冲器”。另一方面也说明对缴费产业而言,线上缴费的发展能够提升缴费产业对疫情等突发事件的抵御能力,成为疫情对缴费产业负面影响的“缓冲器”。

2. 疫情成为缴费线上化的“助推器”

随着疫情发展,线上缴费业务弥补了线下缴费的缺失,缓解了疫情的冲击。那么“后疫情时代”是否会出现线上缴费放缓或下降? 我们采用居家令的解除对线上缴费的影响进行验证。如果线上化只是“居家令”下的暂时选择,那么居家令解除应当对线上缴费有显著负向影响。但从回归结果来看,解除响应对各类缴费影响显著为正或者不显著。除水费外,电费和燃气费在居家令解除之后,线上缴费的总体缴费规模以及频率,不仅没有下降,反而都明显上升。说明疫情对人们的缴费行为发生了深远的影响,线上化的趋势不可逆。

另外从单笔缴费额来看,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人们的单笔平均缴费额变小,体现了在线上缴费场景下,人们不再倾向于进行大额预存和消费,小额高频的消费方式正成为消费者的选择。这也与数字普惠金融的“高频低单价”的特征相似,可能成为未来提升用户体验、发掘新市场的关键点。

3. 缴费数据可作为疫情发展的“指示器”

数字化可以提升社会的治理水平。那么线上缴费产生的大数据,能否能够提供对社会和经济有价值的信息?我们通过提前一天,以及提前前一周的缴费笔数、金额对日度新冠疫情新增病例数的回归,分析缴费数据对预测疫情发展的有效性。我们发现除电费缴纳对疫情发展的系数不显著,水费、燃气费的缴纳对疫情发展的系数均有显著的效用。即水费、燃气费缴纳减少,可以预示疫情的恶化;而缴纳的增多,则可以反映疫情的趋缓。这一发现说明,缴费具有与人们的生活高度相关的特征,因此缴费的数据和信息可能可以对重大的社会经济现象起到 “指示器”的作用。

4. 全流程数字化可以成为缴费产业应对外部冲击的“增强器”

横向对比水费、电费、燃气费三类典型生活缴费业态在疫情期间所受到的冲击与恢复速度,我们发现电费缴纳在疫情发生约15天后,即迅速回归了正常水平。而燃气费于三月初恢复,水费则更晚于三月中旬基本回归正常水平。进一步采用政府居家令的颁布对各类缴费的影响进行了回归分析,我们发现,线上电费缴纳受居家令冲击最小,其次为燃气费,冲击最严重的为水费。这与这三类生活缴费的计费模式比较相关。电费的智能化计费比较领先,且在多省份均为预存预缴。燃气费正推广智能燃气表,银行代扣代缴也比较普遍。而水费的计费则最为传统,大多需要入户查表再进行缴费。疫情期间,入户查表的暂停,也导致了水费缴费业务受到最为明显的冲击。这一结果说明,数字化程度越高的缴费业态所受冲击越小、恢复速度越快。因此,缴费平台所能产生的价值,还依赖于其上游收费企业的数字化程度的提高。提升各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水平,实现便民缴费全流程的线上化、数字化对国计民生具有重要意义。

(谢绚丽,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编辑: 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