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退为进 京东数科迎战金融科技下半场

来源:财经网 2020/09/01
分享到:
导语

随着产业数字化趋势加速,科技“归位”,未来合作带来的价值将远高于竞争,B2B2C,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携手服务C端客户,将成为新趋势。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公司正在以赋能者和合作者的姿态,切入金融科技服务领域。 拼技术、拼服务的时候,到了。

从互联网金融崛起,到金融科技逐渐崭露头角,我国金融科技市场早已走出蛮荒时代,进一步走向成熟,成为了推进金融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由金融科技推动的金融业务增长不计其数,传统金融机构也逐渐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纷纷加码。

根据《中国金融科技行业报告》,中国金融科技市场规模已达300亿元且成长空间巨大,潜在市场规模高达1100亿元。数字经济的新蓝海,正等待金融科技的创新者们探索启航。

过去,金融科技的创新者们的战地主要在C端,但随着金融监管加强和流量红利见顶,越来越多金融科技企业发力B端。普华永道分析认为,科技企业赋能B端服务C端将成为主流商业模式,目前B2B2C发展带来的平台生态已初具格局。而根据毕马威的预计,到2020年,中国相关市场规模将超过12万亿,前景广阔。

B端服务一片蓝海,但变现过程也更漫长,且要直面比C端更高的门槛,更久的耐心以及更大的风险。是否有过硬的技术实力实现产业赋能,是在竞争中突围的关键。

行业的创新者们意识到,未来合作带来的价值将远高于竞争,B2B2C,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携手服务C端客户,将成为新趋势。

随着产业数字化趋势加速,科技“归位”,京东数科在金融科技“冰山”之下的宏大布局,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摄图网_500330945_科技背景(非企业商用)

思危、思退、思变

最先走在“强调科技基因,做产业数字化”这条路上的,是京东数科。

2015年,时任京东金融CEO的陈生强深感焦虑,他开始思考京东金融的商业模式及天花板,结论是,如果按照过去的模式走,公司的发展规模上限是考量净资本,陈生强认为这不是京东金融真正的核心能力。思考的结果是,中国不缺一家科技能力很强的金融机构,京东不应该继续去做金融。提出的解决方案则是,运用科技手段去做企业服务,为金融机构服务。

2018年,陈生强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指出,未来京东金融将逐渐转变为让金融机构直接去做资产、资金以及用户运营,而自己则负责科技输出,业务形态从之前的“B2C”转化为“B2B2C”。按照陈生强的规划,未来,京东金融会继续坚持数字科技战略,任何与数据、技术无关的业务都不做。

于是有了后面的改名。

在京东金融成长为京东数科后,新的思变也在发生。

2020年4月,京东数科迎来组织架构升级,业务条线中前端功能全部迁移,并组建行业层进行承接,调整之后,形成面向客户的行业层、产品服务层、开放平台层和核心能力层、职能层的五层组织。目前,京东数科已经形成了AI技术及机器人、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为代表的几大核心业务板块,并锁定了资管科技和金融云为其金融科技战略的十字扩张版图。

同时,京东数科也将运营逻辑切换至以客户为中心,提出 “首席增长官”这一概念,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从toC公司转向toB公司、从赚机构的钱转向帮机构赚更多的钱。京东数科称将以AI等前沿数字科技为基础能力,深入到各行业产业链、供应链,推动产业数字化,与行业重塑新的增长。

金融科技下半场开启“联结增长”

在陈生强看来,进入金融科技下半场,金融机构将不局限于上半场对互联网流量的追逐,而是要实现从纯线上到线上线下相融合,从弱金融到强金融的转变。换句话说,未来的行业趋势是,第四象限的业务在金融科技的驱动下,不断向线上移。

回顾过去一年,在技术创新的驱动、经济增速的下降、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数字化成为了各行各业的普遍共识,中国金融行业也将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其中,金融科技推动的数字化转型,将贯穿在各个变化趋势中,并加快中国的金融产业数字化进程。

陈生强认为,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数字化转型是未来商业模式最为核心的部分,是商业战略和业务的基础,需要从基础技术数字化、应用技术数字化、业务数字化、场景生态数字化等多个维度全面重塑。

从实践来看,尽管不同规模类型、不同开放度的金融机构选择的数字化路径有所差异,但市场主流模式依然是,金融机构与有场景、有用户和运营能力的数字科技公司融合与共建。

陈生强认为通过产业数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产业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为金融机构搭建起能够创造增长的新场景,同时能够让实体产业更好地获得金融服务,为金融和各产业带来“科技(Technology)+业务(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也就是“联结(Tie)”模式。

财经网了解,京东数科已搭建起了T1金融云和JT²资管科技平台两大金融数字化服务体系,叠加京东数科自身所搭建的的数字金融场景,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技术与数字化增长于一体的综合服务。

陈生强介绍,一方面,京东数科将自身积累的IT架构能力、数据中台搭建能力、智能风控能力、智能营销运营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向效率要增长、向存量业务要增长;另一方面,通过数字化能力输出助力金融机构打造开放生态,向联结要增长,并将京东数科自身所打造的金融服务场景、金融用户、金融业务,直接联结到金融机构的服务体系,为金融机构搭建第二增长场景,向新客群、新业务要增长。

这两大金融数字化服务体系,叠加京东数科自身所搭建的的数字金融场景,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技术与数字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对金融机构而言,这是一个“纵横一体”的数字化模型,金融机构能够基此实现“内涵+外延”的双重增长。

成长中的“下一代阿拉丁”

陈生强介绍称,JT²既是一个云端一体化资管科技服务平台,拥有更加智能化的系统和工具,能够帮助金融机构解决效率问题;又是一个生态层面的开放平台,能够提升各类资金和资产的联结性,从而更方便资管机构进行跨市场、跨品种、跨机构的交易。

在这个平台上,不仅可以提供投研、资讯、智能交易、投资管理、投后服务等全周期资产管理服务,而且在资产类型上,既可以高效、合规的交易资本市场的产品,比如股票、基金、债券、REITs等,也能够连接商业银行类的资产,比如消费金融资产、供应链金融资产、小微金融资产等等。

在京东数科内部,这个平台的工程代号被称为“下一代的阿拉丁”。

据京东数科副总裁、资管科技部总经理徐叶润介绍,目前JT²智管有方的核心解决方案包括资讯&数据、智能交易、风险管理、智能投资,以及基础技术与工程化能力,均体现开放生态布局下的JT²平台应用+核心系统本地化部署的“云地协同”输出模式。

自2019年初正式推出以来,JT²目前已服务农业银行、华夏基金等在内的超600家机构,围绕资管机构的研究分析、投资决策、风险管理、智能交易、IT系统架构升级等需求,提供平台化与定制化的综合解决方案。

“JT²将作为联结器的角色,与各类资管机构及生态服务伙伴一起,推进跨市场、跨领域的资源联通,联结资金方与资产方、技术方与业务方,成为符合当下国内资管行业所需的“下一代阿拉丁。”徐叶润介绍。

徐叶润称,未来将坚持开放布局,推动资管机构、第三方服务机构的联通,以科技驱动,助力产业链形成更加紧密的服务与场景连结,让各方都能够创造价值、分享价值,共建良性循环、共同增长的大资管新生态。

除了T1金融云和JT²资管科技平台这两大“纵横一体”的服务体系,京东数科还有个人金融业务品牌京东金融。作为一个联结用户与金融机构的开放平台,京东金融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展示和交易撮合平台,而是以数字化为核心逻辑,打造开放的生态,联结用户和金融机构,做金融机构的“第二增长场景”。

产业数字化加速

事实上,除了服务于金融行业,京东数科还在更多行业和场景同步进行着更多的实体产业数字化实践,包括零售、大宗、出行、商旅、农牧、校园、港口等行业以及智能城市这样的全场景。

陈生强介绍称,之所以向这些产业和场景延伸,一是这些产业存在数字化转型的强烈需求,通过数字化形成更多可供分析的数据资产和新的增长模型,驱动产业各方改变资源组织方式和模式,推动产业重塑增长动能,这是京东数科要做产业数字化领域的“首席增长官”的根本动因和目标。

陈生强认为, 只有做好实体产业的数字化,才有可能真正实现金融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连接,创造更大的价值。通过产业数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产业两个领域基于“数据”这一新生变量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使得金融服务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产业增长模型中去,更早的融入到企业和个人的资产生成过程,并从根本上提升资产透视能力和资产定价能力;同时,也能够让实体产业获得更便捷、优质的金融服务。

野蛮生长的互联网金融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现在,已没有公司再去提“颠覆金融行业”的口号,“开放共赢”成为新的行业共识,改名也好,转变策略也好,金融科技巨头过去那些放弃已争取到的蛋糕的看似一步一退,实则步步为“赢”。

2020年以来,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公司正在以赋能者和合作者的姿态,切入金融科技服务领域。

拼技术、拼服务的时候,到了。

编辑: 赵飞
关键字: 金融科技公司 数字化转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