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富通业绩“变脸” 第三方支付服务商道阻且长

来源:财经网 2020/05/28
分享到:
导语

“断直连”后的第二年,曾经高价“嫁入”上市公司的威富通和联动优势业绩惨淡,这也正反映出,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众多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的转型之路似乎并不好走。

5月26日,因威富通业绩"变脸",深交所向其母公司华峰超纤下发监管函,警告华峰超纤董事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保证财务数据的真实、准确、完整。

监管函指出,华峰超纤曾前后三次修改净利润数据,其业绩预告、业绩快报披露的预计净利润与年度报告披露的经审计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且未及时修正。

2020年1月21日,华峰超纤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6亿元至2.95亿元。2月29日,华峰超纤披露2019年度业绩快报,预计2019年度净利润为2.365亿元。

4月25日,华峰超纤公司披露2019年度业绩快报及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9年度预计净利润修正为1.58亿元,直降30%。该数据与4月29日最终发布的经审计净利润金额一致。

在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华峰超纤表示,修正净利润等财务数据的主要原因是对旗下全资子公司威富通2020年业绩预期出现偏差。

华峰超纤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威富通服务的商户交易量主要发生在线下,而零售、餐饮、娱乐等领域第一季度大部分时间处于停滞状态,使得威富通一季度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根据2020年一季度威富通实际经营情况,华峰超纤调低了2020年威富通收入和利润的预测数据,也相应影响到了威富通预计未来现金净流量的现值。因此,为威富通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从1000万元增加到了约6800万元,从而影响到母公司华峰超纤2019年的净利润。

财报显示,华峰超纤2019年第四季度计提威富通商誉减值6883.48万元。

事实上,威富通商誉减值计提金额的大幅增加,从其自2018年起出现的业绩下滑趋势即可预见。

根据年报数据,威富通2017年、2018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现逐年下降趋势。2018年,威富通实现营收3.23亿元,较2017年的3.86亿元减少16%,净利润1.48亿元,较2017年的1.83亿元减少19%。

在2019年度,威富通出现营收与净利"双降",营收2.4亿,同比减少26%,净利润5970万元,同比减少60%;威富通为华峰超纤创造的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由2018年的10.55%降低至2019年的7.41%。

据悉,威富通是第三方支付服务商,由于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因此主要向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商户提供技术服务,通过开发"商户移动支付管理平台",并取得支付宝、微信支付(即财付通)等官方授权,一边接入作为收单机构的支付宝或财付通账户,一边连接商户,为其提供移动支付后台管理服务。

据支付之家网报道,威富通是支付宝最大的外部服务商和微信支付的前五大外部服务商之一。

华峰超纤在年报中表示,威富通的业绩滑坡是受到2018年"断直连"政策的影响,导致其“银行模式下的流量和收入大幅下跌”。

根据国海证券研报,移动支付技术服务分润是威富通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收入占比达到86%。银行模式是技术服务的主要业务模式,2018年该业务收入占威富通总收入比例达到71.8%。

在银行模式下,威富通具体的采购内容根据商户来源的不同分为以下两种:如果银行模式下的商户资源是由威富通拓展,商户将与威富通签订技术服务协议约定服务内容和技术服务费费率,由威富通向商户提供移动支付接入、数据传输、交易系统安装维护、资金清分等打包服务;如果威富通签约的商户是由其合作渠道商拓展的,威富通还需要支付采购的商户开拓服务费用。

威富通管理层预测,未来原传统的通过为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技术服务并取得分润业务收入已经不再能取得大规模增长,威富通将转型目标瞄准了基于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的衍生业务,如花呗分期推广等客户增值服务。

但疫情这一黑天鹅的出现打断了威富通收入恢复平稳的进程,过度依托线下渠道进行业务拓展的增值服务受到重创,致使其母公司不得不计提更多的商誉减值金额,并下调2019年度净利润。

事实上,威富通并不是唯一一家因商誉减值拖累母公司盈利数据的支付子公司。

5月18日,深交所向海联金汇下发问询函,关注其第三方支付子公司联动优势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等事项。

海联金汇2019年年报显示,净利润为-24.56亿元,其中有20.69亿元源于海联金汇对前期并购标的联动优势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占联动优势商誉账面原值83%。

据悉,联动优势是国内最早进入第三方支付领域的企业之一,拥有全国范围内从事"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三张业务许可牌照。2019年度,联动优势由盈转亏,实现营业收入9.55亿元,净亏损4.06亿元。

“断直连”后的第二年,曾经高价“嫁入”上市公司的威富通和联动优势业绩惨淡,这也正反映出,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众多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的转型之路似乎并不好走。

编辑: 雅典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