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股票今日解禁 雷军、蓝标等39家股东可变现近90亿

来源:财经网 2020/04/27
分享到:
导语

本次解禁雷军可直接变现3.05亿。 除雷军外,拉卡拉高管、汇积天下创始人戴启军为自然人中持股最多者,可变现8.73亿;拉卡拉旗下公司历任高管徐氢(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法人)、黄图平、房建国等可分别变现4.85亿、1.51亿元、1.81亿元;拉卡拉财务总监周钢、监事会主席陈杰分别可从本次解禁中各变现7899万。

正被质疑向大股东利益输送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300773.SZ)于今日解禁1.3亿首发限售股。

4月23日,拉卡拉发布股份流通提示性公告,公告称本次解除限售的股份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部分股份,本次申请解除限售的股份数量为 1.53亿股;其中,实际可上市流通的股份数量为1.3亿股。

也就是说,包括小米创始人雷军、蓝色光标在内的39家早期投资人,合计1.3亿的股票将迎来解禁,这1.3亿股为等39家早期股东持有,占公司股本总数的32.71%,按照4月27日69.18元/股的收盘价,折合总市值为90亿元。

2019年4月25日,拉卡拉以A股支付第一股概念在创业板上市,发行价为33.28元/股,当日市值达到192亿元,在接下去的一年中,拉卡拉市值最高达到400亿元左右,而按照收盘股价测算,该公司目前总市值为276.7亿元,距离最高点已跌去了31%。

截至收盘,当日该公司股价下跌7.62%,据财经网了解,这已经是拉卡拉连续第6个交易日股价下跌。

雷军、蓝标等早期投资人可变现90亿元

除以上股东外,此次解禁,拉卡拉涉及股东共计39家股东,其中自然人股东20名,非自然人股东19名。

截至发稿,这39家股东均未作出在此次解禁潮中不减持的声明。

自然人股东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小米创始人雷军。

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在早期投资了拉卡拉25万元。2012年3月,雷军已将持有的343万元出资额转让给联想控股,作价1183万元,并在套现后退出了董事会。套现前雷军合计持有约750万股,当时卖掉了约45%。

根据拉卡拉的招股书,IPO前,雷军持有拉卡拉407.52万股,持股比例1.13%,发行后持股比例1.02%。目前为止,以拉卡拉目前276.7亿元市值计算,雷军所持拉卡拉的股份市值约3.05亿元。

也就是说,雷军这项投资收益率高达9倍以上,而若雷军想退出,可直接变现3.05亿。

除雷军外,拉卡拉高管、汇积天下创始人戴启军为自然人中持股最多者,以今日收盘价计算,可变现8.73亿;拉卡拉旗下公司历任高管徐氢(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法人)、黄图平、房建国等可分别变现4.85亿、1.51亿元、1.81亿元;拉卡拉财务总监周钢、监事会主席陈杰分别可从本次解禁中各变现7899万。

非自然人股东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是北京蓝色光标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蓝色光标号称“亚洲最大公关公司”,与拉卡拉同为联想控股投资公司,据公开资料,孙陶然为蓝色光标5个创始合伙人之一,曾为蓝色光标实际控制人。

目前,蓝色光标持股拉卡拉620万股,本次解禁218万股,可变现市值4.64亿。

而解禁市值最大的股东,为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台宝南山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拉萨宝南山创业),以及天津众英桥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解禁数量分别为1475万股(占比3.69%)和1321万股(占比3.3%),按照市值分别为11.05亿以及9.89亿元。

这两家公司的持仓,也分别位列拉卡拉前10大股东。

其中,孙浩然持有拉萨宝南山创业9.21%的股权,而众英桥的最大股东为持股47.51%的刘志硕,中国经济50人论坛企业家理事,而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柳传志,与他一同在这个中国最著名的中国高层智库之一中担任企业家理事。

另外,达孜昆仑新正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本次解禁1040万股,可变现7.79亿。根据天眼查数据,拉卡拉高管徐氢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想减持还是不能减持?

解禁前,曾有多家媒体消息报道称共持有拉卡拉55.04%股份的大股东承诺3年内不减持。

然而,这一消息却被多名拉卡拉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误读为将迎来解禁的1.3亿股大股东自愿不减持。

事实并非如此,这总共持有拉卡拉55.04%股份的大股东并非不想套现,而是股票在上市之际,为稳定股价,联想控股、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孙浩然兄弟及旗下公司等7家股东已在上市前招股说明书和上市公告中作出承诺,自发行人股票上市之日起3年内自愿锁定所持股份。

简而言之,这55.04%的股份无法流通交易,也无法变现。

这7家股东分别为最大股东联想控股(待解禁1.13亿股,市值84.61亿元)、创始人孙陶然(待解禁2763万股,市值20.69亿元)、达孜鹤鸣永创(待解禁2007万股,市值15.03亿元)、孙浩然(待解禁1942万股,市值14.54亿元)、陈江涛(待解禁1804万股,市值13.51亿元)、达孜秦岭瑞才(待解禁477万股,市值3.57亿元)、达孜昆仑新正(待解禁402万股,市值3.01亿元)。

图片1

以上7家股东,除陈江涛和联想控股外,达孜秦岭瑞才、达孜鹤鸣永创、达孜昆仑新正都与拉卡拉关系密切,其中孙浩然通过持股达孜鹤鸣,间接持股拉卡拉部分可流通股份。

拉卡拉上市以来争议不断,先是大数据风波下,拉卡拉持股32.4%的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被警方打击,后是被不法分子冒用推销,陷”拖欠80亿结算款风波”,接着,拉卡拉披露高送转分配方案被深交所要求说明高送转方案的合理性、上市当年披露高送转预案的目的及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风波未平,拉卡拉的一项“奇葩”资本运作——拟收购IPO前剥离的资产又收深交所关注函。

在市场竞争激烈、监管收紧、公司负面缠身、疫情影响及全球流动性紧缺的大背景下,这39家早期股东有可能减持拉卡拉90亿元,拉卡拉的股价是否能扛住这波跌,需要打个一个问号。

编辑: 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