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展业许可发放 跨境支付牌照监管正式落地

来源:财经网 2020/03/15
分享到:
导语

试点近七年后,跨境支付行业的牌照监管正式落地。

3月12日,多家支付机构向财经网确认已收到外管局批复的展业许可,按照规定,只有取得该许可的支付机构才能够开展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这意味着试点近七年后,跨境支付行业的牌照监管正式落地。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展业许可的发放将给跨境支付市场既有的格局带来变数,先获得展业许可的企业将加速业务扩张,而暂未获得该资质的企业,现有市场份额将被蚕食,未来要重获原有份额难度也很大。

从"试点制"到"名单制"

据多家媒体报道,去年12月份以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管局")已陆续向支付宝、财付通、汇付天下、平安壹钱包、连连支付、快钱、盛付通等十余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发放跨境外汇支付业务的展业许可。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财经网表示,本次许可的重点内容有两个方面,一是许可名单中的企业,二是许可业务的范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确认获得许可批复的十余家企业都在跨境支付试点名单中,此次许可文件的发放是外管局去年发布的《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下称"13号文")的具体执行结果。

根据13号文规定,许可业务指的是支付机构外汇业务,包括代理结售汇及相关资金收付服务。按照服务对象划分,该业务主要可以分为以服务C端用户为主的留学教育、航空机票、酒店住宿等消费类业务,和以服务B端客户为主的跨境贸易业务。

据北京商报报道,此次许可批复中明确了每一家支付机构可开展的跨境支付业务细分类目,支付机构要开展不同类别的细分业务必须分别申请许可。

"比如在货物贸易、留学教育、航空机票、酒店住宿等方面,如果要开展酒店住宿业务,就需要单项提前申请许可,才能实际开展业务。"北京商报援引一位支付机构人士消息称。

"预计未来跨境支付整体趋严的大方向不变,在经营范围、许可审批方式、分级分类管理等条例方面可能还会进一步细化。"苏筱芮也向财经网表示。

日本支付机构NETSTARS的CTO陈斌告诉财经网,此次许可的发放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监管机构经过几年的探索和调查,想明白应该怎么监管这些跨境支付平台了,所以发出'牌照'。"陈斌说。

此外,陈斌认为,对于获得许可批复的企业来说,这是对其现有跨境支付业务合规性的追认,将非常有力地推动其现有业务更快速的发展。

"发放许可无疑让企业对自己的作业模式有了更大的合规信心,不再摸着石头过河,不再提心吊胆。"陈斌表示,"毕竟在划好分道线的公路上开车要比在没有划线的公路上开车更加容易。"

但对尚未取得相关许可资质的企业来说,将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他说,"因为在跨境交易跑马圈地的竞争中,市场份额会被获得先手的支付公司抢走,未来即使获得牌照,要改变市场既有格局也很难。"

苏筱芮认为,"试点制"转变为"名单制"后,没有在许可范围内的企业受到影响最大,在许可制后,这些企业展业的合规性将面临挑战,合作伙伴的数量也会逐步减少。

一位支付机构负责人也告诉财经网,尚未取得许可的跨境支付企业必须加快其合规化转型的步伐,最终没有获得许可资质的平台只能选择离场。

此次展业许可的发放是跨境支付外汇业务试点近七年的结果。

2013年10月,外管局宣布开展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此后七年里,先后共产生30家试点跨境外汇支付机构,包括支付宝、财付通、易宝支付、拉卡拉、连连支付、汇付天下等在内。

2019年4月30日,外管局发布13号文,要求上述试点机构于3个月内进行名录登记。同时,试点通知被废止,跨境支付业务的开展转向名单登记制。据悉,30家试点企业中有部分未获得许可批复,部分企业的许可批复中展业范围所有缩减。

监管收紧,无照平台合规压力增大

"如果企业拿了外国的牌照,没有在我国拿牌照就给我国消费者投资者跨境提供金融服务,在我境内有各种变相商业存在,这是无照驾驶。"2019年9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琦曾公开强调,无论境内外机构,在中国开展跨境金融服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无照驾驶"必须重罚。

在此次许可下发之前,跨境支付行业没有正式的"牌照",因此,"无照驾驶"一般指自身没有中国的金融牌照,如第三方支付牌照,就为中国境内的客户提供外汇交易服务的行为。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非法跨境金融活动外,在手续合规的作业中也存在无照经营的灰色地带,例如跨境电商收款领域。

跨境收款企业空中云汇Airwallex业务拓展副总裁黄晓明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C端的跨境支付服务上,支付宝、微信基本称霸,但是跨境电商收款领域仍然是群雄割据的局面,中小企业聚集。

跨境收款平台的兴起得益于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跨境电商零售出口规模达1.26万亿元,占外贸出口比重上升至7.7%。据亿邦动力研究院报告显示,海外收款因其涉及不同国家外汇政策的合规性等复杂问题,成为跨境电商出口企业最核心的金融需求。

财经网了解到,此次许可下发前,在中国市场开展跨境收款业务的企业主要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具备国内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持牌机构,包括连连支付、汇付天下等,第二类是未持有国内支付牌照的境内金融机构,包括iPayLinks、空中云汇、Skyee等,第三类是未持有国内支付牌照的境外金融机构,包括Payoneer等。

无照平台通常持有境外支付牌照,但没有中国支付牌照,因此在为平台商户进行外汇结算时,只能与持牌支付机构进行合作。业内人士指出,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监管风险,不仅无照平台上巨额的备付金都处于无人监管的盲区,而且持牌机构为其提供支付通道的业务模式还涉及"二次清算"的问题。

所谓"二次清算"一般是指持证支付机构先将商户结算资金支付给某一平台或商户,再由该平台或商户自行开展资金清分结算的行为。

陈斌向财经网介绍,验证汇兑真实目的是跨境支付业务监管的一大难题。通过"二次清算"进行结算的资金,每一笔交易的真实性更加难以被穿透,虚构交易、洗钱等风险将大大增加。

种种行业乱象与监管套利风险随着跨境支付交易体量的攀升日益显著,2019年7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在一场跨境业务研讨会上强调,凡是没有取得监管许可而为中国境内居民提供跨境支付结算服务的,都属于跨境无证经营,境内持牌机构必须在6个月内停止与其合作,否则将面临倒查与处罚。

要么合规,要么出局

一位支付机构负责人向财经网透露,许可名单不会只局限于30家试点机构,即使是现在还不符合申请要求的平台,达到13号文的要求后仍有机会获得许可。

根据13号文的规定,申请展业许可的支付机构必须符合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具备开展外汇业务的风控能力和内部管理制度、有开展该业务的必要性等六项要求。

因此,要满足申请许可的要求,第三方支付牌照将是无照平台面临的第一道门槛。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3月以来,央行再未发放新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企业要获得支付业务合法资质几乎只剩下收购持牌支付机构股权,或被持牌支付机构收购两条路可选。截至目前,市场上存续的支付牌照有255张。

从牌照交易案例看,一张经营范围为互联网支付牌照的市场价格约5亿元,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两项经营业务牌照超过6亿元,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三项业务牌照价值超过10亿元。

财经网了解到,国内已有跨境支付平台为满足许可申请资格,收购了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标的。而境外支付机构中,具备国内支付业务资质的目前仅有PayPal一家。

2019年9月30日,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发布公告,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PayPal通过旗下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并进入中国支付服务市场,成为首家外资持牌支付机构。

另一家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First)的选择是被兼并。2019年2月14日,WorldFirst宣布完成所有权变更,成为蚂蚁金服集团全资子公司。

一家支付机构负责人透露,多家境外支付机构目前都在效仿PayPal尝试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取国内支付牌照。

他坦言,无论境内外的跨境收款平台都必须寻求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收购标的,否则如果最终无法满足跨境业务许可的申请要求,就只能放弃中国市场。

"监管部门应该还会给无照平台至少1年的过渡期。"陈斌建议,无照平台要主动对照监管标准寻找差距,并积极与监管机构沟通以获得监管机构的理解与支持,这将对获得许可很有帮助。

编辑: 杜晓彤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