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都支付主营业务下降 征信业务成鸡肋 新国都增资能否改变现状?

来源:财经网 2020/03/10
分享到:
导语

目前来看,无论是嘉联支付还是新国都支付,母公司新国都控股都希望通过增资来改变现状。增资嘉创信息,为嘉联支付开发、创新新的硬件,保证其良好上升势头。而增资新国都支付,则希望挽救其颓势。

3月4日消息,第三方支付机构嘉联支付所在母公司深圳市新国都股份有限公司(SZ.300130)发布公告称,公司一级全资子公司嘉联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联支付”)拟以自有资金向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嘉创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嘉创信息”)增资4900万元。增资完成后,嘉创信息的注册资本将由100万元增至5000万元。

公告显示,此次增资的目的在于扩大嘉创信息的业务规模,拓展嘉创信息的业务范畴,增强嘉创信息的公司信用和核心竞争力,提升整体营运能力,促进嘉创信息持续健康发展。

天眼查显示,嘉创信息于2019年9月注册,当时注册资本仅为100万,法人代表为石晓冬(同时也是其母公司嘉联支付的法定代表人)。经营行业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据移动支付网报道,嘉创信息定位为一家包含但不限于POS终端的硬件公司,已经有嘉联支付相关工作人员进入嘉创信息,负责相关业务。此外,嘉联支付之所以成立硬件子公司,是由于母公司新国都在创新方面不足,且嘉联支付基于对场景更加了解,对硬件的需求会更加明确。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嘉联支付母公司的深圳市新国都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新国都控股)还有一家拥有支付牌照的企业——深圳市新国都支付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国都支付),但这家持牌机构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牵连到其母公司。

天眼查显示,新国都支付成立于2015年3月,为新国都全资控股企业,主要业务涉及以金融POS机为主的电子支付受理终端设备软硬件的生产、研发、销售和售后服务,为客户提供基于电子支付的综合性解决方案。

而嘉联支付则是新国都控股在2017年11月以7.1亿元的高价收购而来。与之相比,新国都支付在新国都控股旗下时间更长,而且与母公司同时以新国都命名,亲密关系也可见一斑。

信息服务成重心

实际上,在收购嘉联支付以前,新国都控股的主营及核心业务也一直都是新国都支付。公开资料显示,

从2015年开始,新国都控股围绕电子支付产业链上下游收购或出资成立了多家机构,尤其是在信息服务方面,更是投入重金。

2015年1月,新国都控股成立了深圳市信联征信有限公司(下称“信联征信”),注册资本6000万元,信联征信与银行卡收单服务机构合作,开展基于金融POS机产生的交易数据分析、为收单服务机构提供征信服务。

2018年8月,新国都控股审核通过《关于子公司收购惠州市惠信资信评级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同意子公司深圳市新国都金服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国都金服”)以现金人民币160.01万元人民币收购惠州市惠信资信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信资信”)的100%股权。

天眼查显示,惠信资信成立于2014年6月,注册资本400万。

值得一提的是,新国都控股的最大一笔投入,同时也是外界争论最多的一项收购,则是其高价收购公信诚丰这家机构。

2016年2月,新国都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以5亿元高价收购了长沙公信诚丰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公信诚丰”)。新国都控股在这笔收购中提到,公司收购公信诚丰系推动公司征信业务板块发展实施的战略性并购,有助于将公司核心支付业务的数据资源、征信牌照资源与公信诚丰的数据处理能力相对接,从而实现核心业务资源的有效变现。公信诚丰与信联征信的征信业务有着直接的战略互补性。

功败垂成成鸡肋

新国都控股对公信诚丰寄予厚望,但外界却对这笔收购本身及随后的发展充满质疑。据证券市场周刊报道,新国都控股以5亿高价收购这家2016年账面价值仅为3695万的信息服务公司非常罕见。

根据该媒体当时估算,以2016年2月29日为评估基准日,公信诚丰净资产的账面价值为3695万元,评估价值为5.13亿元,增值达到12.88倍。

不仅如此,随着监管对征信行业的日趋严格,征信公司还给新国都控股带来很多意料以外的麻烦。

2019年7月,根据《广东警方持续开展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APP整治》监测显示,嘉联支付有限公司旗下MPOS品牌立刷APP(2.0.4版本)存在四项违规问题被广东省公安厅点名。包括超范围读取用户联系人数据、强制允许应用发送短信、彩信,导致意外收费、允许应用程序录制音频以及无隐私政策。

而就在前不久,新国都控股发布2019年业绩修正公告,公告中提到,2019年度公司全年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亿元至2.6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2.48亿元增长-7.21%至4.89%。2019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大幅下降,亏损4000万至7000万,同比去年1.27亿元的盈利水平下降131.51%至155.15%。

对于此次预期净利润下调,公司在修正公告中解释称,业绩修正原因主要系公司拟对并购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1.8亿元至2.1亿元,此次遭减值的是长沙公信诚丰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信诚丰”)、浙江中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正智能”),分别于2019年12月预减值1.45亿元至1.66亿元、3500万元至4500万元。

公信诚丰减值原因为2019年第四季度失去主要客户的订单及近年来开拓新客户、新业务效果不佳;而中正智能则为第四季度将工厂搬至深圳导致出货量下降,从而影响了2019年部分收入确认。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中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新国都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于2000年3月成立,注册资本6000万,主营业务包括基于图像处理和模式识别等技术,研发、制造和销售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等产品,为客户提供身份识别和信息安全解决方案。

尽管公信诚丰近来发展不力,但新国都控股还仍在坚持,而信联征信和惠信资信两家机构几乎被其“放弃”。2018年8月,新国都控股将信联征信和惠信资信统一划分到其全资子公司—新国都金服。

2019年5月,新国都控股将新国都金服以5760万元的低价转让给该集团的关联方,新国都控股副董事长江汉先生、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雄腾煜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及深圳市信链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家分别转让金服技术31%、20%及21%的股权,公司合计转让金服技术72%股权。

前文提到,仅信联征信和惠信资信两家注册资本就达到6400万,新国都金服在2016年成立时注册资本也达到5000万元。同时根据新国都控股披露的数据,新国都金服在2018年的营业收入已经达到8705.51万元。虽然净利润为-154.45万元,但从传统企业并购的角度来看,转让价格过低。

由于售卖价格较低且涉及关联交易,此次转让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并发出问询函要求集团出售新国都金服的必要性和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

新国都控股在回复中称,新国都金服技术及其子公司深圳市信联征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联征信”)、惠州市惠信资信评级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征信服务业务,系公司主要业务之一。但由于国内征信业目前还处于发展阶段,行业的复杂程度较高且变化速度快,对大数据及计算机高级人才需求较大,运营成本较高,基于信联征信历史数据,业绩呈亏损态势,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942.71万元、-2441.01万元和-336.26万元;另外,后期对资金持续投入需求较大,新国都通过转让部分金服技术股权能降低公司自身经营风险,减轻公司的资金投入压力,有利于促进公司健康长远的发展。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财经网表示,剥离新国都金服是减少该机构对上市公司业绩的负面影响,增加对团队的绑定和激励,有利于引入战略投资者,为金服技术未来业务发展带来更多资金和资源。

“剥离出上市公司以后,可开启大规模人员等投入。而上市公司持有的 28%股权未来也有更大增值空间。”上述人士补充道。

新国都支付收入下滑

实际上,不仅其关联企业出现问题,新国都支付的主营业务也开始出现问题。财报显示,新国都支付从2018年开始起主营业务收入开始下滑。2018年年报显示,新国都电子支付产品销售营收8.93亿,营收同比上年下降7.24%。2019年年中报显示,电子支付产品销售4.11亿,同比下滑20.16%。

同时,截至2019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数据显示,新国都支付资产总额为11.38亿元,负债总额为5.48亿元,净资产为5.9亿元,营业收入为6.91亿元,净利润仅为1916.74万元。

与之对应的是,2018年新国都支付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实现净利润1.05亿元。也就是说新国都支付要在还未披露的四季度财报中实现净利润超过一亿的壮举,才能实现与2018年业绩的基本持平,但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2019年12月,新国都控股再发公告称,将向新国都支付增资8000万人民币。增资完成后,新国都支付注册资本将由52271.8186万元增至60271.8186万元,此次增资的目的在于扩大新国都支付的业务规模,增强新国都支付的公司信用和核心竞争力。

但有业内人士并不看好此次增资。

“2020可能是比较特殊的年份,支付机构大多战略调整会是战略防御型的,新国都的战略有些激进。同时新国都的主营业务涉及很多线下业务,在疫情之下,今年的收入可能更差。”有支付机构高管对财经网说道。

有趣的是,新国都支付走下坡路的同时,嘉联支付却开始发力。天眼查显示,嘉联支付成立于2009年5月,注册资本2亿,主营业务是通过向商户布放POS机具,提供银行卡收单及增值服务,以获取机具销售或租赁及手续费收入。

嘉联支付后来居上

根据财报显示,2016年(也就是新国都控股收购前一年),嘉联支付还处于亏损状态,全年营业收入为5.23亿元,净利润亏损867万元。

2017年11月,新国都与嘉联支付原股东签订协议,以 7.1亿元高价收购嘉联支付100%股权。与此同时,嘉联支付作出业绩承诺: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2018年度及2019年度两年合计经审计的净利润不低于1.9亿。

同年,嘉联支付业绩突飞猛进,仅2017年前三季度(收购前夕),就实现营收增至8.62亿元,净利润扭亏为盈达到7299万元的巨变。

2018年,嘉联支付业绩更是进入快车道,仅这一年,嘉联支付就实现净利润2.08亿,提前一年完成业绩承诺。而2018年新国都集团净利润仅为2.48亿,嘉联支付利润占比高达84%,成为名副其实的支柱企业。

而在2019年上半年,嘉联支付的POS租赁收入和收单业务也实现了大幅增长。新国都POS机租赁服务收入在上半年实现营收1100.37万元,同比增加325.51%。收单服务营收7.57亿,同比增长191.76%。

尽管有嘉联支付业绩突然大增的帮衬,但受限于新国都支付及公信诚丰的拖累。新国都控股的2019年业绩并不乐观。

根据前不久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营业总收入为30.8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2.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6亿元,仅比上年同期增长3.12%。

财报数据来看,2019年比2018年各个数据的增长仅为个位数。新国都对此给出的解释为,2019年在整体经济形势出现下行压力情况下,公司部分子公司因市场竞争激烈、业务开拓不达预期等不利因素影响,经受了较大压力和挑战,所以给出的较为谨慎的盈利预测,

除利润增长不佳,财经网还注意到就新国都现有收入也存在水分。新国都在发布业绩快报时还提到,

公司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16,500万元,主要系收到转让深圳市新国都金服技术有限公司72%股权转让款、转让苏州新国都电子技术有限公司96.32%股权转让款、政府补助及税收返还、理财收益等。

也就是说新国都2019年的2.56亿净利润中,有1.65亿是非可持续性常规盈利。

目前来看,无论是嘉联支付还是新国都支付,母公司新国都控股都希望通过增资来改变现状。增资嘉创信息,为嘉联支付开发、创新新的硬件,保证其良好上升势头。而增资新国都支付,则希望挽救其颓势。

但在2020这个特殊年份,新国都控股能否实现,犹未可知。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