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网易小贷 连连支付意在消费金融市场

来源:财经网 2020/03/06
分享到:
导语

这家主要服务跨境贸易中小微商户的支付公司并没有打算放弃网易小贷原有的用户基础和风控经验,将同时向B端的小微企业贷款服务和C端的消费分期服务跃进。

今年年初,连连支付母公司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连连数科")购得网易集团旗下一张网络小贷牌照,顺利拿到消费金融市场的入场券。

天眼查数据显示,1月19日,原网易集团旗下的上海网易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网易小贷")发生工商信息变更,新增股东为连连数科及其子公司,原股东均退出。3月5日,连连支付方面向财经网确认"已完成对网易小贷公司的全部收购手续"。

"网易小贷原公司团队均被连连支付接收,原先的业务有一部分还在继续做,(未来)也会涉及跨境服务。"连连支付方面表示。

据悉,网易小贷原先为网易金融事业部旗下发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主要载体,主要面向网易集团的用户提供小额现金借贷"来钱"、消费贷款"白条"等金融服务。但这些业务从2018年开始已经在网易体系内边缘化,有媒体援引一位知情人士提供的数据显示,网易小贷所有业务的月新增放款规模只有2-3亿元。

财经网发现,连连支付在收购网易小贷后,仍与网易集团体系保持了一定的合作关系,例如目前已更名为"连连分期"的"白条"产品支持网易云课堂的课程分期支付。

网易云课堂支付页面截图

网易云课堂支付页面截图

可见,这家主要服务跨境贸易中小微商户的支付公司并没有打算放弃网易小贷原有的用户基础和风控经验,将同时向B端的小微企业贷款服务和C端的消费分期服务跃进。

连连支付的金融路

对于连连支付来说,C端移动支付市场支付的双寡头格局难以撼动,支付宝与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正牢牢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主营的跨境收款业务又面临费率下降、利润微薄的困境。2019年以来,有一大批跨境收款服务商为争揽新客户,纷纷将费率直降为“0”,开启了行业的"零费率时代"。

"跨境支付企业的费率战打到头了,依靠支付业务已经没有什么利润可言,所以大家都想拓展金融增值服务,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一位跨境收款企业创始人曾向财经网表示。

随着中国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的监管加强,想要经营信贷业务必须具备放贷资质。网易小贷持有的互联网小额贷款牌照就是放贷资质的一种,持有该牌照的经营主体可通过网络平台迅速拓展借款客户、提供贷款服务,而不受地域限制。

获得放贷资质前,支付机构只能通过为金融机构导流、提供科技服务等方式增加利润空间。但在助贷行业、大数据行业不断整顿清查的监管压力下,这些合作方式的维系变得日益艰难。

连连数科旗下有两家已经停止运营的控股子公司杭州有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有盾科技")和浙江贝连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贝连科技")。前者为大数据风控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由连连数科100%控股,主要业务是为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营销导流、身份认证等服务;后者由连连数科持股85%,曾运营一款名为"有贝钱包"的贷款导流产品,于2016年上线。

通过上述两家公司,连连数科曾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高歌猛进——有盾科技客户数量超过4000家,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市面上70%以上的系统商都接的有盾的数据接口",其中包含大量现金贷平台;有贝钱包用户规模超1200万,月放款金额最高时达6亿元。

但在监管的持续高压下,有盾科技与贝连科技几乎同时宣布停业整顿。

2019年9月,有盾科技突然宣布暂停对所有合作现金贷平台的人脸识别系统服务。对此,连连支付方面称,正在进行业务调整。但在有盾科技宣布暂停服务后不久,就有多家大数据风控公司负责人相继因涉及滥用爬虫、侵害数据隐私安全问题被调查。有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称,“连连集团旗下第三方大数据风控服务提供商有盾网络业务团队解散,原因多为数据合规性问题”。同月,贝连科技员工也向媒体表示该公司已经停止运营并"下架相关APP"。

在传出收购网易小贷后,连连支付曾于2019年12月开出3.5-6万元每月的高薪招聘消费金融方向的风控总监,岗位任职要求为熟悉个人信贷风险体系和小额在线消费金融行业风险管理。意味着在获得网络小贷牌照,解决监管合规问题后,连连支付开始继续在消费金融方向加码。

谋利与上市两难

公开资料显示,连连支付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金1.05亿元,2011年9月获得人民银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许可证,目前主营跨境支付业务。根据跨境电商研究平台亿邦动力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跨境电商金融服务生态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连连跨境支付品牌渗透率达52.7%,渗透率增速达35.9%,在跨境收款服务行业中位列第一。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曾向财经网表示,支付行业的头部机构做互联网金融业务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

"从业务逻辑上看,在支付环节进行信贷转化,路径短、效率高,C端支付龙头多也是消费金融龙头;对于B端支付机构,借助支付大数据,发力小微(企业)贷款,也有一定的空间。”他说。

利润虽可观,想在A股上市的支付机构却忙着划清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界限。

成立于2005年的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卡拉")曾两次冲击上市失败,直至剥离全部小贷、保理、理财等业务后,才于2019年3月成功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

但在2019年11月,深交所曾两次下发问询函,追问拉卡拉在上市前剥离的部分贷款业务展业中存在的不合规问题,包括易分期平台涉嫌高息放贷、暴力催收等,以及拉卡拉与这些业务是否还存在关联关系。

2017年递交了上市申请的上海漫道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漫道金服")也由于与互联网金融行业关系紧密,上市计划"难产"。漫道金服为宝付支付的母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宝付支付成立于2011年,同年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注册资本8亿元。

根据漫道金服递交的招股说明书,宝付支付2015年、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交易量占总体交易量的比例分别为42.18%和76.05%,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06%和47.80%。2018年11月,漫道金服被证监会列入中止审核名单,有媒体报道称,该公司正在清理不合规商户。

此外,漫道金服与连连支付一样都布局了大数据风控行业,与漫道金服关联的大数据企业为上海新颜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导流和催收数据,在去年9月的大数据行业清查风波中关停。

由于面临监管政策的不稳定性,互联网金融俨然已经成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禁忌”。2019年曾有传言指出连连支付将在下一轮融资中引入中金公司,为上市铺路,此时入局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或许意味着该公司将绕开中国股票市场选择在境外上市。

编辑: 杜晓彤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