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钱包牵手拉卡拉 四大手机厂商齐聚金融战场?

来源:财经网 2020/02/26
分享到:
导语

事实上,通过预置的手机钱包APP,使移动终端成为金融服务入口,对于拥有大量手机用户的手机厂商来说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2月24日,拉卡拉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华为旗下全资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签订业务合作协议,将围绕华为终端,丰富华为钱包APP服务,提升用户规模和活跃度,创造流量增值。这意味着华为将与拉卡拉联手,在支付领域进一步拓展市场份额。

拉卡拉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朱国海曾公开表示,拉卡拉公司拥有超过2100万商户,银行收单在内的收单业务市场份额占比约为4%,第三方支付行业内市场份额占比为8%。

公告发出后,拉卡拉当日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至101.37元/股,总市值约405亿元。

根据公告,华为与拉卡拉的主要合作内容包括:其一,向华为钱包用户提供更多会员服务,将华为钱包体系引入公司商户会员营销,华为用户使用华为PAY即可承兑、核销会员权益;其二,推广华为钱包商家收款功能,结合银联手机POS安全技术,使集成钱包应用的华为设备成为中小微商户的受理终端与服务入口;其三,丰富华为钱包还款、缴费等便民服务功能;其四,活跃线下华为PAY应用支付场景,促进线上用户习惯转化。

有媒体认为,华为与拉卡拉的合作或许标志着中国四大手机厂商将在金融战场重聚。

根据数据调研机构Canalys报告显示,2019年,华为、OPPO、vivo、小米为中国前四大手机厂商,分别占有市场份额38.5%、17.8%、17%和10.5%。

近期,据华夏时报报道,OPPO、VIVO曲线入股了一家小贷公司--重庆市九龙坡区隆携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携小贷")。该公司引入了新的大股东重庆隆合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隆合科技")后,目前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现任OPPO副总裁、移动互联网事业部总裁段要辉。

天眼查数据显示,段要辉持有欧普拉斯企业管理咨询(重庆)有限公司99.91%股权,间接持有腾盛软件50%股权。腾盛软件通过全资子公司隆合科技,间接持有隆携小贷40%股权,为当前最大股东。而腾盛软件另一位持股比例为47.95%的股东施玉坚,为现任VIVO高级副总裁兼CTO。

此外,财经网发现,华为也持有一张小贷牌照。天眼查数据显示,华为集团旗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深圳慧通商务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华宜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华宜贷小贷")100%的股份。

华宜贷小贷成立于2017年3月21日,目前法人代表为吴钦明;2018年9月前,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还曾担任华宜贷小贷董事一职。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7月24日,华宜贷小贷还进行了增资,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至30亿元。

但华宜贷小贷是小贷牌照而非互联网小贷牌照,不得吸收公众存款,且受地域限制。

据悉,华宜贷小贷并没有展开经营活动。目前,华为钱包主要以支付服务和导流业务为主,其贷款业务的合作方主要为苏宁金融任性贷、百度有钱花、招联好期贷以及蚂蚁借呗等几家头部持牌机构。

野村综研通信&ICT事业咨询部总监陶旭俊认为,此次与拉卡拉的合作,只是华为原计划的延续,即充实钱包功能,而非为其他金融业务的铺垫之举。

"华为钱包是华为集团互联网服务生态圈的一小部分,这次业务合作基本判断是为服务华为体系内的用户,优化用户体验和提高用户黏性。"他说,从业务发展战略来看,华为秉持的一直都是从主营业务向外做有条件的延伸,因此,对于完全跨界的消费金融业务,华为是不会"亲自下场"的。

另有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网表示,华为钱包在不取得支付牌照的情况下,充当的仅仅是一个连接器的角色,其主要作用是将电子身份证件、银行卡、电子公交卡等多种产品聚合在一起,与拉卡拉的合作是为了借助拉卡拉的商户渠道资源。

事实上,通过预置的手机钱包APP,使移动终端成为金融服务入口,对于拥有大量手机用户的手机厂商来说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数据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华为全年手机出货量达1.42亿台,OPPO、VIVO、小米分别以6570万台、6270万台、3880万台的出货量紧随其后。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随着手机厂商出货量的增加,尤其是中国手机厂商在全球手机市场份额不断增加,以手机为载体,钱包APP为入口拓展金融业务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手机厂商"要发展金融业务,就要先把支付流量做起来。"移动支付网慕楚表示。利用手机钱包业务打造支付入口,再将支付流量转化为消费金融流量,这恰是小米金融的一贯做法。

但目前,手机钱包的用户体量仍然较小,对移动支付行业的双巨头格局难以构成影响。

陶旭俊向财经网表示,一方面,手机厂商推出的钱包功能只是一个可选项,而非替代项,绝大多数用户还是使用支付宝、微信两个APP;另一方面,手机厂商的钱包用户来自于手机用户的转化,存在天然的增长瓶颈。

以小米金融为例,小米金融原CRO兼信贷负责人陈曦曾公开表示,"我们很少做外部用户的业务,主要还是针对小米体系内的用户"。这一战略使得小米贷款业务有着明显的天花板,同时,转化率不高、手机用户增速的放缓等因素也直接限制了其金融业务的发展。

据小米集团此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小米金融贷款余额为109.96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仅为23.44%,与2017年422%的增速相比,呈现骤降。

为此,在小米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中,雷军首次表示要将互联网金融作为"可扩展至非小米智能手机用户的服务"。2020年1月,小米旗下消费金融公司正式获批筹建,在该公司中,小米还引入了重庆农村商业银行、重庆大顺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等新的战略合作伙伴,以期拓宽其原有金融生态的边界。

陶旭俊认为,目前移动支付行业格局基本稳定,消费金融市场一片红海的情况下,"亲自下海"的手机厂商想要跳出原有的生态,获得更大的用户体量,需要一个契机作为"跳板"。

"目前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契机。"他说。

编辑: 雅典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