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教育分期 度小满往何处去?

来源:财经网 2019/12/02
分享到:
导语

经历了前几年的快速发展之后,高管陆续离职、教育分期触雷的度小满又将往何处去?

"用钱,就找有钱花"这是度小满旗下有钱花在其官网首页打出的宣传语。在其APP上,有钱花则打出了"让梦想无需等待,有钱花让梦想从新启航。"的标语。

从成立以来,虽然度小满对外表示自身业务已经包括了消费信贷、理财、风控等多种特色产品,但不可否认的是,度小满给外界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其教育分期产品。

而今年,对于教育分期行业和度小满来说,都是非常难过的一年。在韦博英语暴雷之后,行业里对教育分期的态度越发谨慎,也将度小满推上了风口浪尖。

1、始于教育分期

对比腾讯和阿里来说,最开始百度对于金融相关业务并没有特别上心。直到2015年底才如梦初醒一般,组建了当时被内部员工称为"百度第一性感天团"的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

但是,由于前期的缺席,百度未能抓住机会和腾讯阿里共同争夺支付这块让人垂涎的大蛋糕。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年度专题分析2019》,2019年第一季度移动支付交易份额,支付宝与腾讯金融分别高达53.21%和39.44%,两者合计高达92.65%。而百度钱包的市场份额,仅有0.43%。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百度又要靠什么去追上自己的老对手们?在当时,百度给出的答案是"教育分期"。

百度刚刚入场,就搬出了其在广告业务上的拿手好戏"代理制",通过大量的代理服务商来拓展客群,从而进一步拿下教育分期市场。在2016年2季度财报中,百度就表示,消费信贷产品"百度有钱花"与超过600家教育培训机构达成合作,业务覆盖了全国95%以上省区,为数万名学子提供教育信贷服务。

在当时,几乎叫得上号的教育机构都会与有钱花合作开展分期业务,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类似韦博英语、尚德教育、清软国际一类的机构。百度"有钱花"在2016年6月底与超过600家教育培训机构达成教育信贷产品合作,此时业务已覆盖全国95%以上省区。到2016年年底,百度"有钱花"已经与近3000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服务学生数量环比增长约45%。在当年百度的第四季度的财报中还提到,百度"有钱花"已占据教育信贷领域75%的市场份额。

分析人士认为,百度主营的搜索业务是各个机构主要的获客通道之一,有钱花在与教育机构洽谈合作时就有天然的优势。

直到今年,教育分期仍是百度手心里的金元宝。据度小满金融CEO朱光介绍,"有钱花"信贷产品面向三个方向:一是职业培训,如IT、汽修、烹饪等。第二是针对小微企业经营。第三类是消费信贷,包括家装、旅游、租房等各方面的业务需求。其中,教育信贷的成绩被重点提及,朱光介绍,度小满累计为114万人发放教育分期贷款超130亿元,其中70万人是大专以下学历人群。

依靠教育分期,度小满逐步打开了金融科技市场。于此同时,也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2、变局

可能连有钱花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看好的市场会衰弱的这么快。

2018年10月,学霸1对1与理优1对1相继停运,2019年成长保、莎翁少儿家庭英语、韦博英语又相继暴雷。原本看上去一片火热的教育市场急转直下。

教育作为国民级别市场从来都不缺乏用户,近些年关于少儿编程、少儿英语相关的培训又是一片红海,为什么会出现急转直下的情况?而类似有钱花一类的分期平台为何又会卷入其中?

以韦博英语为例,今年9月开始,韦博英语在北京、上海等地线下门店陆续关停,甚至还出现了拖欠员工工资并直接停止运营的情况。而在此之前,韦博英语已经成功运营了将近20年有余,在国内一度与美联、英孚、华尔街并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家门店,主要通过预付款的方式收取学费,平均每个学员学费高达3-4万元。

问题就出现在预付费的方式上。某分期平台人员肖扬(化名)对财经网表示,大部分教育机构主要成本集中在营销和现金流上。"如果没有足够的学员,机构营收就上不来,但如果想要足够的学员,势必会有大部分现金流被用于营销推广。"肖扬认为,正是有了分期平台的介入才给教育机构有了快速发展的机会。

"很多刚步入社会的学生本身没什么钱,但是自身却有着跨专业选择工作或是在职考研等需要。分期平台不仅可以为学生减低负担,而且也能帮助教育机构获得更多学员。"肖扬说。

但问题在于,分期平台很难对教育机构的实际经营变化和贷款情况做出相应把控。财经网获悉,大部分教育分期的操作流程是,在学员发起申请后进行审核,贷款获批后由分期平台将资金一次性付给教育机构,学员再按月向平台还本付息。

这种情况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又为什么会出现有学员投诉"套路贷"的情况出现?

肖扬分析称,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将风险转嫁到了学员身上,即便平台跑路之后,由于借款合同存在,学员依旧要向平台还款。而且,平台由于仅仅作为服务提供方存在,所以对贷款的销售过程也很难把控,套路贷的问题也在所难免。

早在2017年,有钱花合作培训机构清软国际卷款跑路,学员不仅没有得到培训,反而背上数万元债务。在聚投诉上,有关有钱花和清软国际的联名投诉共有20件,而解决量仅有一件。更有趣的是,清软国际并无办学资质,有钱花在当时又是因何原因才会与他们合作?

有相关人士透露称,有钱花自今年以来后续接入的所有教育机构都会进行事前审核,并且在教育机构的后续经营过程中还会进行抽查。以此来避免教育机构跑路的现象发生。

但对于此前的情况,该人士表示并不清楚。

需要指出的是,韦博英语暴雷之后,除了度小满旗下的有钱花之外,招联消费金融、京东数科等机构均被牵连其中。亿欧网消息称,韦博英语事件所涉及的总分期金额可能上亿元。

3、隐忧

对于度小满来说,更为致命的是懂金融业务的领导相继离职,以及后续还有什么核心业务可以作为支撑。

2017年4月,时任百度集团副总裁、百度金融CRO王劲在微博发布消息,确认已经离职。王劲表示,感恩百度,让我有机会弄潮于中国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的宏大蓝海,更亲手实践了大数据风控和金融科技的巨大力量,成就感完全超乎想象。当时距其加入百度只过去了16个月。

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百度百付宝公司总经理、百度钱包支付及旗下金融理财相关业务章政华离职。公开信息显示,章政华曾整体负责百度钱包支付及旗下金融理财业务。2015年12月,章政华携百度钱包业务及团队转入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全面负责百度金融的研发管理工作的沈抖调离百度金融,继续全面负责百度APP和信息流业务体系。

2018年,前百度副总裁黄爽离职,离职前黄爽主要负责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的消费金融业务。

今年7月中旬,国内"大资管"时代领军人物张旭阳从度小满金融辞去副总裁一职。张旭阳在离开度小满时,朱光对其评价为"凭借对资管领域的专业洞察和热忱、对行业发展的独到视野,为度小满的财富管理业务在行业内确立了核心优势"。

在各个条线的核心人物离职之后,度小满直到现在也并未向外公布由谁接任。

但是,从今年度小满的对外宣传上来看,教育分期依旧是其宣传重点。度小满金融官方表示,其教育分期业务,累计发放贷款250亿元,服务用户200万人,其中40%以上用户来自农村,15%来自国家级贫困县。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度小满将宣传的重心放在了学员身上,但教育市场的乱象核心并不在此,而是主要集中在教育机构上。

今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教育机构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文件指出,后期各地教育部门需加强与金融部门的合作,探索通过建立学杂费专用账户、严控账户最低余额和大额资金流动等措施,加强对培训机构资金的监管。

现在这个阶段,对于度小满来说最难的可能不再是如何打开市场,而是自己的定位到底是什么。

有专家指出,当前可以决定金融科技公司生死的除了牌照,就是公司自身是否有拿得出手的业务,能否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掌握话语权,对业务有足够深的理解并形成细分领域特殊风控能力。

经历了前几年的快速发展之后,高管陆续离职、教育分期触雷的度小满又将往何处去?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