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道金服IPO有点烦 旗下宝付支付涉嫌714高炮

分享到:
导语

截至9月11日,仅在第三方平台聚投诉上,宝付支付遭到的投诉就高达5960起,其中大部分都与现金贷砍头息有关,一部分还涉及714高炮。

这些年,随着电商与网贷的流行,第三方支付开始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中的常客。但国内资本市场对支付类公司却一直不怎么待见,一直到今年4月25日拉卡拉上市,A股总算是出现了第一只第三方支付类A股。

拉卡拉的上市,也给一直在排队等候上市的上海漫道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漫道金服”)带来了希望。公开信息显示,漫道金服目前在上交所IPO最新排队名单中位居第19位,保荐商为平安证券,审核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

招股书显示,漫道金服只是一个控股公司,运营实体乃是其旗下的宝付网络支付公司,宝付网络主要客户涵盖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电子商务、数字娱乐。正因为宝付支付服务客户人群广泛,引发的相关投诉也非常多。其中,不少消费者投诉其合作平台涉嫌现金贷砍头息,少数平台甚至涉嫌714高炮。在互联网金融监管日益严格的当下,这些问题可能会影响漫道金服的IPO进程。

合作平台涉嫌714高炮,第三方投诉高达5960起

截至9月11日,仅在第三方平台聚投诉上,宝付支付遭到的投诉就高达5960起,其中大部分都与现金贷砍头息有关,一部分还涉及714高炮。

9月10日9:46,一位李女士在聚投诉上投诉称:“超级马力贷前期费用500元,到账金额2000元,实际到手金额1500元。宝付支付为期提供放款和扣款服务,这严重超出法定年化率。超级马力贷为沈阳中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自由魔卡为广州丹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查询显示两家都没有借贷金融类的经营权限。”

这位李女士的诉求是:“现要求本金消账,协商分期还款,不要暴力催收,不想再深陷套路贷了,因身体不好,抑郁,想把这些欠款慢慢结清,不然真的活不下去了。”

9月4日22:25,一位余先生在聚投诉上投诉称:“”融360里允许别的平台714,就是高炮砍头息,1500到手就1200放款,要求退费,不然一直投诉,告信访局银监会还管不管得了了,利息吓人,俗称砍头息,一大堆每笔账单流水都是宝付支付,融360平台放这些不合法的合作都要通通打掉。”

9月3日22:08,一位张先生在聚投诉上投诉称:“宝付支付违规与714高炮平台合作提供支付通道,从中牟取暴利,违反收单机构规定和反洗钱法规定,对商户审核不严,明知道对方是违法平台还为之提供支付通道,本次诉求希望退还所有违规扣款。”

在后续与聚投诉平台的沟通互动中,这位张先生称:“我通过小当家、小带鱼、顺心花等这些714高炮平台借款,每次都是砍头息30%-40%,有几次联系不上平台客服,宝付公司私自根据还款时间扣款,导致无法协商,目前跟支付公司联系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

截至9月11日,类似的投诉帖在聚投诉上多达3757个,涉及的网贷平台等互金类公司多家,其中包括拍拍贷、玖富这样已经上市的网贷平台。

与多家暴雷平台合作过,出借人曾去人行上海总部维权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 年、2016 年及 2017 年 1-6 月,宝付网络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交易量占总体交易量的比例分别为42.18%、76.05%和 94.38%,互联网金融行业商户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0.06%、47.80%和 88.15%,均呈快速上升趋势。

宝付网络客户中包括诸多P2P平台,这一现象也引起发审委高度关注。

在IPO反馈意见中,发审委要求其核查P2P客户的销售收入金额及占比、交易量及占比、平均费率的行业差异情况,说明P2P客户的股东背景、管理团队、资产情况、注册资本、月投资量、净资产、年交易量等准入资质,P2P客户的合法合规性及风险程度,国家的宏观和相关监管政策是否对公司的发展带来重大不确定风险,公司对P2P客户的具体管理措施、对P2P客户是否存在重大依赖。2015 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市场出现了多家网络借贷平台“跑路”等风险事件,宝付网络也踩雷e租宝、钱宝、草根投资等多家问题平台。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6月宝付网络35家主要客户中,e租宝关联公司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钱宝关联公司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赫然在册,而这些公司已经涉及重大刑事案件。其中,e租宝事件中,宝付支付冻结客户备付金结存金额27,354.67 万元。

此外,pp基金(匹匹互联网金融)、米袋计划(上海聚诚致信)、雅堂金融(煜达互联网金融)等主要客户也已经明确暴雷,另有大量客户进入清盘状态。在诸多暴雷平台中,草根投资让宝付支付最被动,这家平台部分出借人曾冒雨到人行上海总部维权,反馈宝付支付有关问题。有关消息中这样写道:“冒着毛毛细雨,上海草根出借人十余人来到位于陆家嘴的中国人民银行总部,对于草根投资的第三方支付通道宝付支付,进行了书面的举报。人行的接待人员非常耐心的听取了草根出借人的举报,也尽可能的解释了一些专业性的问题,对于钱扣款去了中阜投融,扣款没有任何短信提示,包括二道支付,还有备付金的来来去去,还有宝付与其它支付机构的协同转换接口等等,初步有一些判断,就是存在一些违规操作,但是具体的要等调查报告出来才能给我们书面的答复。另外,对于大额扣款的上限没有任何警示的做法,反馈这个属于上海银监会监管,草根出借人需要另外进行举报。” 在草根出借人举报的过程中,人行同时通知宝付支付来人行接受调查。当天,宝付方面来的工作人员都是熟人,只是他们脸色有点难看。

违规转移客户账户资金,曾遭监管机构处罚

招股说明书显示,从宝付支付各报告期前十名客户来看,不仅有浙江草根网络这样暴雷的平台,也有红岭创投这样主动清盘但还款缓慢的公司。这些问题平台能进入前十大客户,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宝付网络风控机制并没有招股书中说得那样严格。

眼下,在第三方平台聚投诉网站上有关宝付支付的投诉这么多,与之合作的与现金贷平台这么多,甚至少数涉嫌714高炮。宝付支付选择与这些问题平台的合作,是风控体系出现明显漏洞?还是少数员工因为业绩考量而急功近利,明知踩红线而故意为之?这些都需要漫道金服管理层深思。在监管越来越严的当下,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会不会影响上海漫道金服的IPO进程?

事实上,因为违规服务,宝付支付之前曾遭受监管机构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宝付支付在 2014 年 5 月 19 日至 2016 年 12 月 21 日期间为 8 家商户提供支付服务,将商户支付账户资金结转至非同名银行账户,违反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十二条及《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2017 年 4-6月公司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低于 10%,违反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主管机关依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处以罚款人民币 10 万元。

目前,对支付机构监管愈来愈严,罚单几乎满天飞,宝付支付是否再次受到处罚?有哪些防范于未然的有效措施?这些都是投资者希望能得到公司的明确回答。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