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前三季度减少453家 小贷公司整顿找寻新出路

来源:财经网 2019/10/31
分享到:
导语

小贷公司在整顿中求发展

10月28日,深圳市人民政府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下称“深圳金融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为进一步加强对深圳市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督管理,深圳金融局局将于2019年下半年对深圳市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合规经营情况开展现场检查工作。

检查对象包括经深圳金融局批准并取得试点业务资格的小额贷款公司。深圳金融局检查范围包括公司内部治理规范性、资金来源、业务开展情况、内控制度、催收情况、分支机构设立、变更的合规性、高管人员情况、资金来源情况和结构、信贷管理情况、财务状况、贷款用途等。

小贷公司数量与从业人数双降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金融监管局副局长王新东曾在8月对外公开访谈中提到,深圳金融监管局主要从两处着手,严控小贷公司准入。“一是对拟设立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高管人员资质及其主发起人的净资产、净利润、累计纳税额、出资比例、资产负债率等指标设立了较高的准入门槛。二是对于小贷公司的审批建立了联合评审制度,定期组织召开联合评审会,对小贷公司试点申请进行评议和审定。联合评审会根据申请人的申报情况及相关部门的反馈意见,经过综合研究、筛选和评估,形成最终审定决议。”

此外,他还披露了截至2019年上半年深圳市小贷公司相关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深圳市共有小贷公司132家,上半年新开业3家公司,全行业注册资本金合计379.33亿元,平均注册资本2.87亿元,较年初分别增长6.02%和3.61%。6月末全行业贷款余额389.16亿元,较年初减少3.70%;不良贷款率为5.79%,较年初增长0.81%。

从数据来看,监管趋严,新增小贷公司明显减少,同时行业贷款余额也明显下降。

无独有偶,今年7月,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根据《通知》要求,将重点检查排查审批管理、股东资质、外部融资、实际利率、贷款管理、不良资产清收、业务合作,以及涉案涉诉等八个方面内容。

《通知》再次强调,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不得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要充分了解贷款客户偿付能力,有效防范借款人过度借贷行为;严禁账外向贷款客户收取息费、保证金等;严禁涉及“高利贷”“现金贷”“首付贷”“套路贷”等违规违法经营行为;不良资产清收要依法合规,严禁自行或者委托第三方以暴力、恐吓、侮辱、骚扰等非法方式催收贷款。

实际上,今年以来,多个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纷纷加强对小贷行业的监管力度,有多个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成批量取消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资格。

今年4月,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苗忠有对外表示,该省共有110家小额贷款公司列入限期整改,304家小额贷款公司列入清理整顿,发现6家小额贷款公司涉黑涉恶线索并移交省扫黑办。预计到今年年底前,吉林省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将压降至420家左右。

10月9日,宁夏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管局下发通知称,根据相关规定,自2019年初至今,共取消了24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小额贷款经营资格。10月18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称,将取消试点经营资格的11家小额贷款公司。

对此,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对财经网表示,由于顶层设计的缺乏,小贷在发展过程中引发了部分乱象,在全国性统一规范出台之前,地方监管对小贷从严监管其实是一种管理方式上的补位。

易观智库分析师张凯则认为,多数被取消的小贷公司本身就存在问题。“从被取缔的公司来看,监管机构取消小贷公司资质的多为经营不善或者违规经营的劣质小贷公司。这也能够反映出监管对于整个行业的合规监管力度越来越强,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和合规化程度在不断提高,劣质经营者的退出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一个相对积极的消息。”

各地方政府对小贷公司严格管理也使得全国小贷公司数量与从业人员持续减少。10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2019年第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680家,从业人员数量83099人,贷款余额9288亿元。与上半年相比,小贷公司数量减少117家,从业人员数量减少1684人。

此外,财经网还注意到,根据央行公布的2018年小贷公司数据,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133家,从业人数90839人,贷款余额9550亿元。与现在相比,2019年以来,小贷公司数量共减少453家,从业人数减少7740人,贷款余额降低262亿元。

不仅如此,自2008年5月,央行公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指导意见》,全面启动全国小贷公司试点以来,各地方小贷公司数量迅猛增长。截至2015年9月,小贷公司数量达到顶峰,共计8965家。

但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三个月,小贷公司数量开始减少。截至2015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910家,贷款余额9412亿元。公司数量减少55家,贷款余额减少96亿元。至今为止连续四年呈现下降总趋势,目前小贷公司总量已减少1285家。

“小贷数量下降,一是由于资金来源具有局限性,致使融资规模面临天花板;二是近两年受宏观经济影响,资产质量呈恶化趋势,一些经营不善的选择主动退出;三是部分地区的政策收紧也会造成数据下降;此外,部分小贷前期跑马圈地扩张、后期出于成本动机主动注销的行为也会带来下降。”苏筱芮分析道。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对此表示,小贷公司数量和从业人数的下降,实则是行业内部分化的外在表现,优胜劣汰,资源加速向头部小贷公司集中。绝大多数小贷公司都在2014年之前成立,以对公业务为主,零售基础薄弱,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面临着与农商行们一样的转型难题。从结果上看,真正赶上金融科技大潮和消费金融风口的小贷公司数量有限,且多以互联网平台系小贷公司为主。

互联网小贷有望重新开闸

要想在如此激烈的小贷行业中脱颖而出,摆脱地方性经营的桎梏,互联网小贷才是很多小贷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平台系小贷公司瞄准的目标。而传统小贷公司也可因为网络小贷牌照进一步拓展业务范围和融资渠道谋求新发展。

多家公司虽都有意拿到该牌照,但实际情况并不尽如人意。据财经网统计,总量为7680家的小贷公司中,仅有不到300家有网络小贷牌照。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2017年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整治办下发特急文件《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在增量上控制网络小贷牌照,在存量方面,整治政策也在酝酿之中,预计会在放贷范围、利率水平、机构合作、杠杆率等方面有更严格的限制。

不仅如此还有存量网络小贷公司自主取消相关资质。2019年10月,和信贷旗下乌苏和信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变更后的乌苏和信不再经营各项小额贷款业务(包括互联网小额贷款服务),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为乌苏和信永恒商贸有限公司。

不过,最近市场有消息称,暂停两年的网络牌照有望重新开闸,

今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表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而在前不久的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再次重申此观点。他表示,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而针对如何规范互联网小贷公司的发展,今年9月份,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曾公开表示,已计划对网络小额贷款实施差异化监管,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网络小额贷款监管制度和经营规则,将提高准入门槛,引入分级管理模式,以推动网络小额贷款从业机构扶优限劣、规范发展。

苏筱芮表示,监管引导P2P向互联网小贷转型早已有据可循,重新开闸也并非空穴来风。预计会在股东资质、注册资本、资金来源等重点领域进行规范,同时也可能涉及到诸如信息披露、分类管理等方面的内容。

但同时苏筱芮还谈到,转型还存在很多问题。例如,资金端不能吸收公众资金后,如何拓展自有和机构资金成为转型路上的现实问题。另外,P2P没有明确的杠杆率限制,而互联网小贷较为严格。这也正是部分P2P暂时没有定位于获取互联网小贷牌照,而是将自己定位成助贷机构的原因之一

对此,薛洪言则认为,未来P2P的转型更多是助贷而非网贷。“从目前网络小贷的监管精神看,牌照分级和收紧是大趋势,门槛大幅提升,除了头部P2P平台,多数P2P的出路可能在不需持牌的助贷,而非网络小贷。一旦转型为网络小贷,P2P平台将面临实质性的杠杆约束,表内贷款发放能力受限,仍需要保留助贷业务。此外,很多P2P的优势在资金端,即有庞大的出借人群体,资产端实力一般,转型网络小贷后,资金端优势不再,若在资产端缺乏核心竞争力,将面临比较大的竞争压力。”

监管出台相关政策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规范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和合规化程度,相关政策的出台预计会推动整个行业的合规化和规范化程度进一步升级。对于P2P自身而言,也许合规问题仍是其转型的最大障碍。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