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文件频繁出台 到底在规范什么?

来源:财经网 2019/10/29
分享到:
导语

很多从业者都在思考,在这次监管浪潮中哪些行业会被波及?监管力度再次加强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两高的文件发布之后,金融科技行业内再起波澜,大量从业者表示"P2P或已走向终局",但是与此同时,还有一批人发现,自己所经营的业务在一夜之间就被监管定义为了非法,并且极有可能会触犯到"非法经营罪"。这个行业就是在去年极为火热的现金贷行业。

更为致命的是,随后银保监会又补充发布了《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进一步对助贷、贷超等业务进行了管制。文件要求,为各类放贷机构提供客户推介、信用评估等服务的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担保服务。

两部文件的出台无疑让本就焦头烂额的金融科技行业再添忧虑,很多从业者都在思考,在这次监管浪潮中哪些行业会被波及?监管力度再次加强到底是为了什么?

1、现金贷败走

"我认识的,起码有80%的现金贷平台已经彻底退出,剩下的20%几乎不再放款,而是都在各自筹备如何转型退出。"杭州某数据公司销售人员徐洋(化名)对财经网表示。

但这种情况的出现并非偶然,在许多金融科技从业者看来,无论是P2P还是数据行业,在今年肯定会迎来更加强烈的监管。

某小贷公司风控负责人彭畅(化名)就对财经网表示,各家平台纷纷清退的情况实际在今年"315"晚会之后就已经开始出现。

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包括快易借、速贷宝、小肥羊、天天贷、机有米、闪到、复兴宝、皮皮花、丁丁贷、易乐贷、用钱宝在内的多个现金贷平台,并称"714高炮"要钱更要命;此外,某些金融科技平台所提供的营销电话一类的骚扰同样被点名。

"几乎在一晚的时间里,各种714高炮下架了70%左右。"彭畅认为,315晚会对于714高炮及其他现金贷平台打击之大甚至可以对比当年监管所发布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现金贷从业者们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萌生退意。

但萌生退意并不代表着行业的消失,在"315"晚会点出了714高炮的性质后,反而有一部分人看中了这片市场,准备进场捞一票就走。而当时被点名的贷超平台则是选择用"换马甲"的方式卷土重来。

当时进场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入场的。然而他们在看到高利润的时候,却忽视了与之伴生的风险。

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份现金贷行业就已经出现了颓势,而"315"晚会更像是一个爆点。

在沈阳某催收公司负责人在年初就曾对财经网表示,刚刚跨年,行业首逾就上升了40%左右,而这个首逾还是建立在放弃了大量低质新用户的前提上。在"315"晚会之后,整体逾期率甚至超过了50%。

直到本月两高和银保监的文件陆续出台,行业里更是传出了类似"现金贷已死"的论调,"按照文件来看,基本干不下去,再干就是摆明违法。"徐洋认为,现金贷的浪潮已经退去,不如趁还有机会,转型到其他行业之中。

2、余波

今年以来监管多个文件的发布看起来似乎是直指违规现金贷行业,从严打催收到要求持牌经营,无一不是掐住了现金贷的命门。

但是,随之而来的不仅仅是现金贷的败退,与之相关的一些行业也出现了变化。比如助贷、贷超和借条等行业。

以借条为例,类似借贷宝一类的借条平台就受到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文件的影响。

21聚投诉用户"谭女士"投诉称,借贷宝上有用户放高利贷,以周息20高利贷暴力催收。谭女士在2018年2月27日第一次借款,借条16000,实际收到7000,还款9000;每7天还一次,没有全款就要付2000利息;不还就爆通讯录,骚扰家人。

在2016年6月,有关借贷宝的裸条事件爆发,10G的裸贷数据在网络中广泛传播,直接引发了舆论对于借条的担忧。但是,这也并未能制止借条行业的野蛮生长,

诸如此类的有关借贷宝的投诉在21聚投诉上共有3790条,绝大部分是关于借条高利贷的相关投诉,而解决率仅有4.22%。

按照意见要求,超过36%利率的且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行为就已经可以纳入刑法管辖范围内;另一方面,意见中所指出的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50人以上的,又将目标对准了借条平台上的职业放贷人,放贷对象超过50人的情况在借条平台上可以说是屡见不鲜。

简单来说,如果严格按照两高发布的意见执行,借条平台可能会损失相当一部分的出借人用户。

财经网就文件可能会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及合规相关问题向借贷宝官方提问,借贷宝官方针对用户违规相关问题回应称,借贷宝按照法律规定,将借款年化利率限制在24%以下。对于风险用户,借贷宝有一系列的风控措施,包括对交易对象进行风险提示,人工审核,限制提现,冻结账号等。在贷后,我们对违规交易进行严厉打击,主动联合和配合各地警方打击不法分子,帮助用户维权。

但是,具体到文件是否会对平台用户量带来影响,借贷宝官方则回应表示不便透露。

另一个会受到比较大影响的则是业务的流量入口,贷超行业。当放贷者消退,贷超所服务的对象也在同步变少。之前行业内的知名贷超平台小黑鱼,现在已经看不到当初"信用生活"的贷超入口,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了电商平台。

有业内人士向财经网表示,在通知对非法放贷整治过后,相关中介或贷超平台都会受到影响,其所合作的大量非持牌贷款平台将会陆续下架。

以此来看,难道监管真的对金融科技行业下了最后通牒了吗?

3、监管目标

监管的来临并非对整个行业都是坏事,而是让行业有了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此前付出了高额合规成本的,例如消费金融、小贷、融资租赁等持牌公司在这个时候反而相比与其他平台轻松了一点。

在这个时候,甚至行业里传出了类似"持牌系正在收割整个消费金融市场的果实。"的声音。所以,监管层对外又是如何表态的?

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近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根据在日常监管和调研中发现的重点问题、行业和市场乱象,决定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银行业保险业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对消费者反映强烈的痛点问题进行集中专项整治。

在2017年的普惠金融论坛上,时任央行副行长的易纲也曾明确表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纳入监管,并要警惕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违规欺诈行为。

通过这段时间监管层连续发布文件所释放的信号来看,其所指的方向也相当明显。一方面是要警告开展金融业务的机构和平台要注意风险,另一方面则是重申"金融业务都需要持牌"的监管态度。

以《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为例,文件要求"为各类放贷机构提供客户推介、信用评估等服务的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担保服务。对于无融资担保业务经营许可证但实际上经营融资担保业务的,监督管理部门应当按照《条例》规定予以取缔,妥善结清存量业务。拟继续从事融资担保业务的,应当按照《条例》规定设立融资担保公司。"

而在实际业务过程中,诸多第三方担保公司实际上并非持牌的融资担保公司,而是作为助贷机构来为债权进行担保。

金融科技专栏作家毕研广指出,在融资租赁业务过程中,其中有一种是金融机构给融资租赁公司做授信。但是,整个租赁业务的底包是"承租人"。虽然穿透,但是金融机构的授信额度和贷款并没有直接给到承租人,而是给到融资租赁公司,租赁公司再给承租人。那么在实际债权关系中,租赁公司就变成了债权人。这个业务就等同于融资租赁公司"套取"金融机构资金。而这种操作模式在银行中也是较为少见。

毕研广认为,在行业转型阶段,很多平台从业务模式上助贷、金融科技,还有网络借贷平台,这三者并没有有效的区分。而这可能会是监管想要厘清和规范的重点。

在经历了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政策空白的红利期后,金融科技行业的严监管其实是必然,从业者也无需恐慌,毕竟监管瞄准的只是利用法律空白胡作非为的不合规现象。后续行业的发展必然是"金融业务都需要持牌"。

还有接近监管人士对财经网透露,近期关于网络小贷、助贷等行业的具体监管文件可能会陆续出台。行业出清速度将会加剧。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