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银行将实施“软启动”互联网+金融属性能否受到香港青睐?

来源:财经网 2019/09/27
分享到:
导语

发展虚拟银行业务是为提升香港的普惠金融。虚拟银行不设最低存款额及存款结余收费,此前有传统银行宣布取消相关收费,对行业发展是正面态势。同时,中小企业也可从中获得更好服务,已有一半虚拟银行将针对中小企推出服务。

9月26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副总裁阮国恒在香港银行家峰会上表示,将在四季度看到虚拟银行“软启动”,分阶段循序渐进发展;其中一半虚拟银行将为中小企提供服务。

针对金管局此前已经批出的8个牌照,但仍未有虚拟银行推出服务的问题。阮国恒表示,获牌后6至9个月推出服务并非金管局订下的时间表,而由牌照取得方提出。金管局要确保虚拟银行系统符合监管规则,推出后可持续运作。

此外,他还强调称,发展虚拟银行业务是为提升香港的普惠金融。虚拟银行不设最低存款额及存款结余收费,此前有传统银行宣布取消相关收费,对行业发展是正面态势。同时,中小企业也可从中获得更好服务,已有一半虚拟银行将针对中小企推出服务。

渣打香港行政总裁禤惠仪在峰会上表示,传统银行利用新科技,透过与非银行机构的连接带来不同客户体验,扩大行业生态系统,是全球不可逆趋势。虚拟银行可为传统银行引入新合作,带来机会建立新品牌,最终推动传统银行业发展,相信虚拟银行与传统银行可良性竞争。

跨越式发展

虽然从第一张虚拟银行牌照发出至今不过半年。但纵观香港虚拟银行的发展历史,可以说呈跨越发展。早在2000年5月,香港金融管理局首次发出《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提出申请机构必须符合适用于传统银行机构相同的审慎原则。此后,该指引曾于2012年9月21日更新,用于阐释金管局决定是否发牌予虚拟银行在香港经营的原则。

随后,关于虚拟银行的消息可以说基本消失,直到2017年9月,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在香港银行家峰会中的发言在时隔5年之后再次提及。

他表示,参考一些海外经验,不设实体分行的虚拟银行在商业上和技术上是可行的。这类银行通常针对个人或中小企,有助落实普及金融。香港金管局相信,虚拟银行将带来全新的用户体验,并能促进金融科技发展。金管局在2000年已发出虚拟银行的发牌指引,金管局将在短期内向银行和金融科技业界收集意见,检视是否需要修订这份指引以配合最新的形势。

随着陈德霖的这次发言,香港虚拟银行的发展正式进入快车道。

2018年02月06日,香港金管局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补充版,文中对虚拟银行有了新的定义。《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阐释金管局决定是否发牌予虚拟银行在香港经营的原则。在指引修订本内,「虚拟银行」的定义为,主要透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银行。

金管局还强调称,2000年制定的指引的基本原则依然合适,当中包括规定虚拟银行提出具体及可信的业务计划、妥善管理虚拟银行业务涉及的风险、公平待客,以及维持与虚拟银行的性质和营运规模相称的充足资本。

然而,指引的一些内容仍需因应现今的情况作出若干更新或修订,包括:

1、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

2、虚拟银行提供银行服务时,应在促进普及金融方面扮演积极角色。虽然虚拟银行不设立实体分行,但可以设立客户支援中心。此外,还应顾及个人或中小企客户的需要,故此不应设立最低户口结余要求或征收低户口结余收费。

3、由于虚拟银行主要从事零售业务,所以应以本地注册银行形式经营。这与现有对经营零售银行业务银行的处理一致。

4、虚拟银行须遵守适用于传统银行的同一套监管原则及主要规定,部分规定须因应虚拟银行的商业模式作出适当调整。

5、鉴于虚拟银行在香港是新的营运模式,虚拟银行要在申请时提交退场计划,万一结束业务时,能有秩序地进行。

2018年5月30日,香港金融管理局(简称金管局)发布第二次《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补充,该指引强调称,虚拟银行申请人3亿港元最低缴足款股本的要求。3亿港元最低缴足款股本要求是《银行业条例》内的法定要求,适用于所有持牌银行。金管局认为不可能亦不适宜为获发牌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降低最低资本要求。

此外,金管局还提到,在审批这些发牌申请时,会优先处理能证明具备以下条件的申请人的个案:

1、申请人具备足够的财务、科技及其他相关资源经营虚拟银行;

2、申请人的业务计划是可信和可行的,能提供新客户体验,并有助促进普及金融和金融科技发展;

3、申请人已经建立或有能力建立合适的资讯科技平台支持其业务计划;

4、申请人获发牌后能较早开始营运。

指引最后,金管局还表示,自2017年9月宣布鼓励在香港引入虚拟银行以来,向金管局作出查询及表示有意在香港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超过50家。虽然现阶段仍不清楚有多少家公司最终会提出申请经营虚拟银行,但这些公司必须理解申请人和金管局都需要投放大量资源以完成相关的审批及处理程序。

互联网基因

实际上,在华夏及平安获得牌照前,共有8家企业获得香港虚拟银行牌照。从股东背景来看,腾讯、阿里巴巴、小米集团、京东数科等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

2019年3月27日,香港金管局下发了第一批虚拟银行牌照,Livi VB Limited、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及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获批。其中,LiviVB Limited股东有京东数科;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背后有携程金融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而众安虚拟金融,顾名思义背后是众安在线。

4月10日,香港本土金融科技公司WelabDigital Limited获得第4块虚拟银行牌照,旗下我来数科(前身为“我来贷”)是国内网贷平台。其官网介绍称,WeLend也是香港的线上借贷平台。

2019年5月9日,香港金管局再发四张虚拟银行牌照,金融管理专员已经根据《银行业条例》向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贻丰有限公司、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及平安壹账通有限公司授予银行牌照以经营虚拟银行。根据已经获发牌照银行的业务计划,它们的服务预期可于约6至9个月内正式推出。

公开资料显示,贻丰有限公司(简称“Infinium”),为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高瓴资本联合香港著名商人郑志刚的合资公司,总部位于香港。2019年7月,Infinium Limited宣布正式更名为富融银行有限公司(Fusion Bank Limited,下称富融银行)。

洞见金融科技(Insight Fintech)则是由小米集团和尚乘集团合资设立。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背后股东为蚂蚁金服。

而平安壹账通银行则属于平安壹账通旗下,平安壹账通银行首席执行官为冯钰龙。冯钰龙表示,平安壹账通银行将组建一支由香港当地专业金融人才为主的团队。

发出上述银行牌照后,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公开表示,会密切监察虚拟银行开业后的运作,包括客户对虚拟银行透过新模式提供金融服务的反应,以及虚拟银行会否为银行业界带来影响。金管局预期需在第一家虚拟银行推出服务后大约一年左右,可以对情况作出较全面的评估。

虚拟银行VS民营银行

八家虚拟银行股东中,不乏腾讯、蚂蚁金服、小米等也同时在内地参与民营银行设立运营企业。同时,市场上也经常将虚拟银行和民营银行做对比。

“两者区别主要在股权性质方面”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对财经网表示。

所谓民营银行是指产权结构主要以民间资本为主/控股的银行。香港金管局对于“虚拟银行”的定义是主要通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银行。民营银行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按市场机制自主运作,不受政府干预。而虚拟银行是指银行运营或经营的一种模式,并不局限于其股权性质如何。

“对于民营银行而言,由于“一行一点”的限制,多数民营银行都选择的了“互联网银行”的运营模式,这些基本符合虚拟银行的特点。”他补充道。

对此,易观智库分析师王细梅则认为,民营银行与虚拟银行相同点在于业务纯线上化模式、以及以零售银行及中小微企业服务为主的服务定位。而最大的不同是金管局对远程开户并没有命令禁止,香港虚拟银行很可能可以实现远程开户,极大利于其业务发展,而国内民营银行没有放开远程开户,主要基于二类户开展业务。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曾撰文称,香港金管局修订虚拟银行指引和接受牌照申请,可能基于两个大的背景:一是内地无物理网点的纯互联网银行(如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百信银行等)运营效果良好,虚拟银行的商业模式已然清晰,可资借鉴;二是最近以来,国际金融中心竞相发力金融科技,香港亦不甘于人后。2018年初,香港金融管理局、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和保险业监管局已分别设立监管沙盒,积极探索适应金融科技创发展的监管环境。在此大背景下,虚拟银行牌照推出,也可以看成是香港谋划金融科技战略的其中一环。

对于虚拟银行未来的发展,很多业内人士都持正面态度。正如携程金融首席执行官冯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述的那样,获得虚拟银行牌照是其加快融入海外市场的重要渠道,同时也是提升海外服务能力的重要战略部署。

“金管局将虚拟银行视为发展香港本土金融科技的重要力量,为其在监管层面铺平道路;目前获批的8家机构,都有顶级互联网机构加持。同时还结合了香港本地的各行业巨头,在技术、资源等方面更具优势。除此之外,它们都具有互联网银行或普惠金融的经验,结合其他股东在场景方面的优势,经验更加丰富。”黄大智说道。

虽然前景广阔且获批机构本身优势明显,但仍存在不少问题。

“香港的传统金融服务非常完善,金融服务也很容易获得,想要推广新的模式,并非容易之事。此外,创新中可能面临的监管问题。虚拟银行在香港可算是一种新的业态,业务创新在面临香港的严格监管体系时,如何平衡监管与创新是难题。用户层面,成熟稳定的金融市场环境使得消费者需要花费更大的成本(机会成本)去适应新的商业模式。”王细梅分析称。

香港是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虚拟银行牌照的出现给了内地互联网巨头发展国际业务的想象空间。香港的金融行业监管充分,市场自由度较高,对于有志于发展国际业务的内地巨头来讲,一方面香港金融科技尚且有待发展,市场施展空间广阔。另一方面,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使其成为内地巨头进军国际市场的绝佳跳板。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