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苏宁金服增资扩股:强监管下民营金控自我调整

来源:财经网 2019/09/26
分享到:
导语

苏宁急于独立金融业务,或是为了符合国家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要求。

2019年9月23日晚间,苏宁易购(002024.SZ)对外发布了《苏宁易购关于控股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暨关联交易进展的公告》,公示了控股子公司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金服)引入战投的最新进展。

公告显示,2019年9月22日,苏宁金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金控)与苏宁金服、青岛四十人海盈叁号签署《参与关于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的确认函》,青岛四十人海盈叁号将待出资金额中人民币15,700.00万元转由苏宁金控承继,苏宁金控并将享有所对应的有关股东义务和权利。

南京润雅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润雅”,即苏宁金控控制的主体)与苏宁金服、苏宁润东签署《参与关于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的确认函》,南京润雅作为拟由苏宁润东管理的基金履行30,000.00万元出资义务,南京润雅并将享有所对应的有关股东义务和权利。

另外,青岛四十人海盈叁号将待出资金额中人民币13,200.00万元转由南京润雅承继。

待本轮增资扩股完成后,苏宁金控(直接和间接)持有苏宁金服46.940%股权,苏宁易购持有苏宁金服41.154%股权。苏宁金控会成为苏宁金服的第一大股东,而原第一大股东苏宁易购变为则称为第二大股东。

苏宁方面表示,苏宁金控、 南京润雅受让苏宁金服C轮部分投资人金额,一方面将有利于苏宁金服尽快完成本轮增资扩股,资金到位后,也将有利于支持业务发展,增强苏宁金服融资能力。

目前,苏宁易购的金融板块,已经形成了苏宁金服、苏宁消费金融(江苏省首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苏宁银行(江苏省首家民营银行)“三足鼎立”的局面,而这三大主体,都在苏宁金控旗下。苏宁金控此轮增资扩股苏宁金服,或将苏宁所有金融产业,进一步划分到苏宁金控旗下,进一步独立金融业务。

有分析人士认为,非金融企业背景的金控是当前监管的重点,随着金融机构股权管理的趋严和持股比例限制,不少金控集团的金融版图扩张受到阻碍,民营金融开始出现转让股权、处置牌照、或淡化企业金融属性的趋势。

苏宁急于独立金融业务,或是为了符合国家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要求。

从166亿到460亿 苏宁金服的增资扩股之路

苏宁金服前期主要从事电器和日用百货的批发和零售,前身是上海长宁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从事电器和日用百货的批发零售,成立于2006年12月,由苏宁云商和江苏苏宁商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

2016年4月,苏宁商业投资把持有股份全部转给苏宁云商,同时公司名称从上海长宁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变更为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 苏宁云商(即苏宁易购)正式开始搭建苏宁金服平台,将旗下第三方支付、供应链金融、理财、保险销售、基金销售、众筹、预付卡等金融业务整合到苏宁金服。

同时,苏宁首次提出增资扩股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苏宁金控,同时设立员工持股合伙企业,参与增资扩股。

2016年10月,苏宁金服第二次增资,注册资本增至9.30亿元,增资后苏宁云商持股60%,苏宁金控旗下的南京润煜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5%,员工持股合伙企业南京泽鼎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

2017 年 5 月,苏宁金服已基本停止商业批零业务,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子公司的互联网金融板块,即第三方支付,供应链金融、投资理财、互联网保险、融资租赁、众筹和储值卡等。

2017年1月,苏宁金服完成首轮增资扩股。融资近70亿,投后估值达到166.67亿元人民币。其中苏宁金控出资58.34亿元,持有苏宁金服增资扩股后35%的股权。同年,苏宁金服开启第二轮增资扩股。2017年12月25日,苏宁金服与投资者签署《增资协议》,同意苏宁金服以投前估值270亿元,向本轮投资者增资扩股16.50%新股,合计募集资金53.35亿元。其中,苏宁金控指定主体出资人民币282,856.29万元,取得本次苏宁金服增资扩股后8.745%股份。

2018年12月28日,苏宁金服再次完成新一轮增资扩股计划。苏宁金服以投前估值460亿元,向投资者增资扩股17.857%新股,募集资金100亿元,其中苏宁金控及其指定主体出资82.3亿元。此次增资扩股完成后,苏宁金服将不再纳入苏宁易购的合并报表范围内。

也就是说,苏宁易购将完成对苏宁金服的独立拆分,苏宁金服将成为上市公司苏宁易购的参股公司。

民营金控迎来强监管

目前,随着监管层对金控集团的关注越来越多,资本巨头屡次被点名,监管矛头重点指向了非金融企业(尤其民营系)发起设立的金控集团,不少民营金控的金融业务也在收缩,已经开始出现转让股权、处置牌照、或淡化企业金融属性的趋势。

“以互联网起家的“金控公司”,大部分获得的是类金融牌照,如小贷、租赁或者是网络小贷,也有少数银行牌照。但是,受制于互联网金融持续不断的整治,以及金控意见稿的出台,以互联网为依托的金控公司未来或将退场。”资深互联网金融观察者毕研广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早在两年前,监管就开始研究如何监控金控集团。

在两会提案《关于制定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的建议》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局长金鹏辉提出,鉴于目前我国各类主体投资金融业数量繁多,应按照抓大放小原则,从系统重要性角度考虑,将规模较大、风险外溢程度较高的机构纳入监管范畴。

目前商业银行主导的金融控股公司已被纳入监管,有关银行并表处理的监管规定已经实施运行,风险隐患相对较小,其监管重点主要是银行与非银行子公司的业务合作。对于保险系金融控股公司、地方政府主导的金融控股公司、民营控股金融集团、互联网金融集团等,应予以重点关注和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提出要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他曾表示,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金融机构股权的多元化,增强了金融机构资本实力,但由于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甚至跨境经营,相应的金融监管又严重缺失,暴露出了较大的风险隐患。

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

2018年11月2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对外披露了拟监管试点的5家金融控股公司名单,分别是:招商局集团、蚂蚁金服、苏宁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金控。其中,央企金控有招商局,地方金控有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金控两家,还有两家民营的互联网金控,苏宁集团和蚂蚁金服。

金控集团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金融企业控股的集团,即金融机构在开展本行业主营业务的同时,投资或设立其他行业金融机构,形成综合化金融集团,仍然由相应的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证监会和银保监会)。另一类是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金融机构,事实上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具体包括五种:大型企业集团、地方金控集团、央企金控集团、民营金控集团、以及互联网金控集团。

相比之下,金融企业控股的集团由于一直都处于较为严格的金融监管体系之下,多实行并表管理,相对而言更加规范,而以上述5家试点单位为代表的第二类金控集团,即非金融企业形成的金控集团的野蛮生长风险,尤其是地方金控和互联网金控,正成为监管的重点。

2019年7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办法》实施,一直游走在监管之外的金控集团即将迎来统一监管。

《办法》指出,实践中有一些金融控股公司,主要是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将金融机构作为“提款机”,存在监管真空,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为有序整顿和约束事实上已形成的金融控股集团的风险,同时有效规范增量,防范金融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递,《办法》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

这一措施的出台填补了金控集团的监管空白,给了那些“脱实向虚”的金控公司“当头棒喝”,这意味着金控集团未来会更加规范,防止再发生关联方交易、“影子银行”和资金空转等乱象。

《办法》还要求金融控股公司,自身仅开展股权投资管理、不直接从事商业性经营活动。“对于以实体产业或者互联网公司起家的金融公司,等于切断他们原有的业务,成立一个专门以金融控股为主的‘壳公司’。”

根据政策要求,苏宁集团旗下的金融企业或许还需要进行一番股权调整。

编辑: 曾翩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