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滨:应加强数据安全与消费者权益保护 防止风险通过互联网客群扩散

来源:财经网 2019/08/23
分享到:
导语

对于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时应高度关注其新的业务模式可能带来的风险敞口和风险维度的异化,更加注重数据安全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防止其潜在风险通过互联网客群扩散。

近日发布的《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9)》强调了互联网科技公司发展金融业务的监管问题。报告指出,对于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时应高度关注其新的业务模式可能带来的风险敞口和风险维度的异化,更加注重数据安全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防止其潜在风险通过互联网客群扩散。

8月20日,《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9)》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报告分为"总报告"、"分报告"和"专题研究"三部分。"总报告"为两篇:第一篇为"中国金融控股公司的模式、风险与监管";第二篇为"中国金融监管:2018年重大事件评述"。"分报告"为分行业的监管年度报告,具体剖析了2018年度中国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信托业以及外汇领域监管的年度进展。"专题研究"部分是对当前中国金融监管领域重大问题的深度分析,主要涉及地方金融监管、监管沙盒制度、私募基金托管制度、消费者数据保护、互联网消费金融、金融科技监管等方面。

金融监管蓝皮书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表示,近年来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发展迅速,综合金融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在满足各类企业和消费者对多元化金融服务需求的同时,提升了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但实践中有一些金融控股公司,主要是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存在监管真空,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

针对当前备受关注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金融业务发展问题,胡滨表示,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作为一种新型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时既需要考虑统一性的监管原则和标准,也需要突出其特殊性。

首先,互联网科技企业涉足金融业务必须取得相应的金融业务牌照,并严格遵循当前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相结合的制度框架。

其次,明确互联网科技公司开展的金融业务所需要的资本金要求,鼓励其充分发挥科技技术和应用场景优势,增强金融助力和赋能作用。

再次,互联网科技企业应与其所属的金融板块进行清晰的隔离,搭建产业与金融的"防火墙",而金融监管政策框架应主要覆盖和约束其金融业务板块与领域,不应过度拓展到科技技术和商业领域。

最后,为充分发挥协同效应,在客户授权的前提下,应允许数据在金融控股公司和其关联公司之间合理的流通与共享。同时,为避免金融控股公司滥用该规则,应赋予用户充分的数据权利,形成一套系统化的数据使用规范。

2019年7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明确了金融控股公司作为金融机构的法律地位和监管要求。有业内人士认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的核心就是非金融机构涉足金融业务的企业,其中,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必然是监管的重点。对此,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梁世栋曾表示,蚂蚁金服已经设立独立团队研究金融控股公司管理办法。

早在2017年,监管机构就已经对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问题展开了试点研究。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央行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五家企业(招商局集团、浙江蚂蚁金服集团、江苏苏宁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团)开展模拟监管试点。其中,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均涉及互联网金融领域。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9)》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曾对"互联网系金融控股公司"的定义作出讨论。尹振涛认为,根据1999年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国际证监会组织、国际保险监管协会联合发布的《金融控股集团监管原则》,金融控股公司指在同一控制权下,完全或主要在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中至少为两个不同的金融行业大规模地提供服务的金融集团公司。以此类推,互联网科技类金融控股公司则应该由互联网或科技类企业实际控制,拥有多个不同类别和层级的金融牌照,同时应具备一定的市场规模或影响力。

编辑: 杜晓彤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