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一周年 51信用卡前路几何

来源:财经网 2019/07/16
分享到:
导语

在灯光熄灭之后,随着信用卡红利期渐进尾声,51信用卡再一次进入了发展攻坚期。

2019年7月13日,51信用卡上市一周年。在一年前的同一天,51信用卡的创始员工汪拥军和伊雄军在香港港交所敲锣,51信用卡创始人兼CEO孙海涛则站在台下和嘉宾一起观礼。

无疑这是51信用卡在创立6年以来的最高光时刻,但是在灯光熄灭之后,随着信用卡红利期渐进尾声,51信用卡再一次进入了发展攻坚期。

现有业务较为单一

51信用卡的前身为孙海涛创建于2012年的51账单,在创建之初,51信用卡更像是一个记账产品。直到2013年,51信用卡才开始涉及金融服务,但是综合51信用卡的历史发展轨迹可知,51信用卡一路走来可谓跌跌撞撞,无论是增长用户还是开展盈利业务,51信用卡走的都不是那么顺利。

据《商业与生活》报道,在海纳亚洲徐炳东的建议下,2013年51信用卡增加了金融服务,同年年底,51信用卡获得了来自海纳亚洲的A轮投资,但是在获得投资后的一年多时间里,51信用卡出现了用户增长缓慢的问题。

为解决这一问题,51信用卡尝试通过增加管理现金账户、银行账户的功能活跃用户,但这一计划最终因成效甚微在三个月后宣告失败。

据易观智库报告显示,2003年至2014年我国信用卡产业链布局逐渐完成进入加快发展期,随着信用卡产业链的完善以及各种新兴支付技术的应用,信用卡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而51信用卡则踩上了这一波快速增长的尾巴,查询公开数据可知,2014年,51信用卡开通在线办卡业务,业务上线不到3个月,51信用卡就成为数家银行网络办卡渠道的第一名。根据Oliver Wyman报告,按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各年的月活跃用户数计,51信用卡运营着中国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

而在2015年到2018年,随着数字化向银行业的渗透,信用卡行业更是迎来黄金发展期。财经网查询公开数据发现,截至2018年末,51信用卡管家应用用户数量达到约7590万,累计管理的信用卡数量为1.23亿张。

虽说自2014年开始,51信用卡的用户增长速度始终可观,但是直到2016年5月,单月才开始盈利,现金流转负为正。

财经网查阅51信用卡2018年的年报得知,51信用卡2018年的收益为28.11亿元,其中信用卡撮合及服务费占比73.1%,信用卡科技服务费占比9.1%,其他收益占比10.6%,这一占比情况与2017年大致相似。

据了解,51信用卡主要的收入模式为依靠历史积累的大量客源,从而为信用卡推介、贷款推介、信用卡代偿、理财等收费业务引流。

结合51信用卡现有业务可知,51信用卡的主要收入来源为51人品贷。51人品贷是51信用卡旗下为优质用户提供信贷技术服务的产品,为用户提供纯线上的借款服务。51人品贷定位于解决个人短期资金紧张问题。

51信用卡图片2

信用卡红利已现颓势

据苏宁金融研究院统计,截止2018年末,信用卡累计发卡量达6.86亿张,五家银行(四大行+招行)发卡量过亿。但是2018年信用卡增速开始放缓,2018年累计发卡量同比增长16.67%,增速下降近10个百分点。

据了解,目前各大银行发卡量虽然在快速增长,但是卡均营收贡献在下降,以招行为例,2018年流通卡卡均营收贡献降至791元,较两年前缩水约18%。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对财经网表示,信用卡市场仍处于高速增长期,但同比增速已经下降。具体到不同银行,在战略层面已经出现分化。头部银行意识到持续高速发卡的风险,开始有意识调整节奏、夯实用户基础;还有些银行坚持风口打法,发卡量至上,暂时无暇顾及风控问题。

薛洪言总结到:“就目前来看,信用卡红利已现衰相。”

而信用卡红利期的渐进尾声,必然会对依靠信用卡周边业务为生的企业造成一定影响。例如信用卡推介、信用卡代偿以及催收等行业。

薛洪言认为,随着银行发卡量的下降,互联网平台的信用卡推介收入也会随之下降。而代偿业务聚焦存量持卡人,当前持卡人群体已经比较庞大,因此发卡增速下降对代偿市场影响有限。

但是在银行放缓发卡速度之后,必然对存量高风险持卡人进行集中清理,而在这波清理中,伴随着的则是信用卡代偿行业该如何“求生”。

51信用卡前路不明

信用卡代偿机构的目标用户群体主要为已获得银行信用卡的用户。

据业内人士分析,信用卡代偿业务的运作模式核心在于通过信用卡管理工具获取了高粘性的自有用户,这是一批有征信记录、重视银行信用并且有借贷需求的优质用户。

薛洪言向财经网表示,代偿机构多把宝压在发卡行对持卡人的鉴别上,认为既然银行发了卡,持卡人的资信状况不会太差,对代偿用户疏于信用评估和风控管理。

银行发放的信用卡在很大程度上为这些用户进行了信用背书,但是在银行“放水”的大前提下,“优质用户”开始打上问号。

随着持卡人边界的不断外延,银行信用卡的持卡群体早已向低资信群体进行了渗透。

查阅51信用卡2018年的年报可知,其2017年3季度之后发放的线上带宽,历史累计逾期90天以上的违约率明显上升。而51信用卡的主要用户主要来源于其存量持卡用户,逾期率的上升,可以视作持卡人里“非优质用户越来也多”。

51信用卡图片

薛洪言表示,发卡增速下降之后,多伴随着银行对存量高风险持卡人的集中清理,或降额或封卡,代偿机构做的就是高风险持卡人的生意,在风险防控上会面临较大压力。

而信用卡代偿业务也存在着固有风险。薛洪言认为信用卡代偿主要有两个风险,一个是属性风险,站在发卡行角度,消费账单属于应偿贷款,信用卡代偿则是一种非典型的以贷还贷,而以贷养贷在政策层面是严格禁止的;

一个是业务风险,正常情况下,信用卡代偿解决的是持卡人的短期流动性问题,此时,业务模式是可持续的;而在特定情况下,信用卡代偿会成为持卡人化解不良风险的工具,以维持表面上的良好征信,此时,信用卡代偿便存在“接盘侠”的风险。在过度发卡、过度负债的行业环境里,后者的风险正越来越大。

因此,以信用卡代偿为主要盈利业务的企业不得不面临转型。

据薛洪言介绍,目前信用卡代偿企业已经在转型,主要还是业务多元化的驱动,在单一场景积累客户基础和风控能力后,顺势上线多元产品线,进而在适当分散风险的基础上追求规模增长。

从转型方向上看,主要有三个方向:

一是场景转型,不断进入新的场景,开辟新的产品线;

二是业务模式转型,从自营为主向助贷业务、开放平台转型;

三是经营能力转型,强化精细化管理和金融科技应用,持续在降本增效防风险等目标上发力。

据51信用卡表示,在2018年51信用卡就开始尝试引入保险公司向用户提供互联网保险产品,引入銀行向用戶提供多樣化地存款與理財產品。

但是截止已过一年,尚未有任何显著成果出现。

转型不见成果,而51信用卡的固有业务风险也并未处理好。财经网查阅聚投诉得知,目前51人品贷在聚投诉上有2746起投诉,其中涉及恶意催收、高利贷、砍头息、资费不明等多个问题。

编辑: 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