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备案再延期 P2P们往何处去?

来源:财经网 2019/07/08
分享到:
导语

无论怎么走,如何保证出借人的权益不受侵害,保证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也是这些机构需要思考的问题。

据金融时报消息,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在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下文简称"会议")上再次对行业发展做出了指示。会议明确,下一阶段要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切实保护出资人合法权益,维护各地经济金融和社会政治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会议上并没有对网贷机构备案做出明确的时间规划,而是表示下一步监管将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网贷机构纳入监管试点。网贷行业再次进入了备案的等待期。

互金行业资深观察者毕研广认为,本次备案延期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很多省市因为网贷机构数量庞大,完成"三查"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规定时间之内还没有完成。毕竟,有些平台存续经营时间长、体量大、待收规模大,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盘点"清楚的。

第二、对于已完成地区,进行"回头看"。已经完成合规检查的,监管机构还要再重新梳理和对其进行再一次的检查。不让平台"死灰复燃"。值得注意的是,合规检查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在,防止平台新增"不合规业务"。

所以,之前的备案时间点没有进行备案,主要的原因还是没有完成平台的"三查"。这个网贷行业虽然在数量上、待收规模上有所下降,但是依然存在着较高的风险,依然有平台的"不合规业务"没有压降至零。

会议中也指出,"三查"过程中发现,平台机构普遍偏离了"金融信息中介"定位,不同程度存在信用转换性质的活动。由于机构数量多、存量规模大、产品和业务复杂,一些省市完成"三查"还需要一段时间。前期进展较快的地区将组织推进"回头看",逐一确认平台机构是否达到有关规定和监管要求。下一阶段要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严禁新增互联网金融机构,及时处置随意变更股东或注册地迁址的机构,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比如在今年上半年出现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以及在上周爆出逾期的网信普惠。我们也可以发现,在今年的问题平台中已经开始出现了头部平台的身影。

据零壹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30日,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仅剩下856家,而行业平台历史总量已经达到了6063家,现在余下的仅有14.1%左右。7月4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曾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法集资大要案正在有序处置,网络借贷风险压降成效比较明显。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另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6月P2P网贷行业的活跃出借人数、活跃借款人数分别为202.74万人、241.4万人,其中活跃出借人数环比下降4.47%,约减少9.48万人;活跃借款人数环比下降2.99%,约减少7.43万人。

会议上还表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对于拟转型或清盘的机构,督导企业尽快制定兑付方案并抓紧付诸实施。但是,对于目前的网贷机构来说,想要出清或是转型仍然存在难度。

先从转型上看,目前监管给出的转型方向是网络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并没有提及助贷。但在此前的175号文中却将转型方向瞄准了网络小贷和助贷机构。

毕研广认为,未来转型网络小贷和消费金融公司,是"持牌经营",对其进行"牌照化"管理。为的就是防止再一次的风险爆发。在转型成功后,网贷机构能够具有一张网络小贷或者消费金融牌照。

麻袋研究院院长周扬认为,中小平台转型的可能较低,大概率要被清退,除非已经掌握互联网小贷牌照。互联网小贷管理新规近期料将出台,门槛会比原来大大提升,如网传注册资本要5亿,杠杆3-5倍,不允许线下放贷等等。消费金融公司门槛更高,非金融机构作为消金公司主要出资人,要求最近1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0亿元人民币,目前的网贷平台很少能达到。所以转型消金几乎不可能,转型网络小贷也是大平台才有希望。

至于助贷相关业务,周扬认为同样具备很高的门槛"助贷的政策方向仍然模糊,金融机构对于助贷合作方要求严苛,中小网贷平台很难入局"。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平台未来的结局就是坐以待毙。会议上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

2019年四季度,在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础上,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对于网贷机构来说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合规。零壹数据统计,试点备案方案传出以来,至少31家平台增加注册资本,其中19家将注册资本变更至5亿及以上,其余均达到5000万。

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认为,对于平台来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首先要对自身包括运营能力、风控能力在内的各项实力以及为了合规要付出的成本有全盘把握。对于自身实力强、能够承担合规成本的平台,要提前按照监管要求,做好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各项备案准备工作。

例如,开鑫贷最早就接入了中国互金协会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的平台,并且按照监管要求,最近又接入了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统计监测系统,做好各类系统接入与数据核验工作。另外,监管对网贷平台有"三降"要求,开鑫贷也积极执行,严控规模,宁缺毋滥。

周扬表示,在北上广"三查"基本完成的背景下,网贷平台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是尽快接入国家应急中心的网贷实时数据系统、中互金的登记披露平台和项目系统,方便监管通过"多方监测系统分析核验",为接下来的监管试点做好准备;二是假设监管试点仍然遥遥无期,网贷平台在确保"三降"的同时还要可持续经营,既要压规模又要盈利,是非常巨大的挑战,对于前几年利润积累丰厚的企业,要做好打持久战长年过冬的准备,能实现的平台寥寥无几。

无论最后的结局如何,网贷机构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无论怎么走,如何保证出借人的权益不受侵害,保证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也是这些机构需要思考的问题。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