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再研究院院长Jeffrey Bohn谈保险科技: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 中国的开放监管是优势

分享到:
导语

未来会在更多更重要的领域依赖保险,目前网络保险占比仅2%,未来肯定会和巨灾保险占比齐平。

金融科技早已不是新生事物,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社会认知的普及,以大型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科技公司,由于占领流量入口,纷纷以此切入金融服务行业。保险领域即是其中一个重要板块,目前,互联网巨头几乎都有相关布局。

5月14日,瑞再研究院院长Jeffrey Bohn(中文名:包泽富)围绕这一领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放在全球来看,这种做法在十年前即开始出现。彼时,大量科技公司纷纷切入保险业,将自身的技术带入。“但最后并不成功,他们不了解保险行业,到最后多是双方联手,或是保险公司买下科技公司。”

在包泽富眼里,中国的情况将很不一样。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之所以能在保险科技方面“大展拳脚”得益于中国政府对数据的监管政策与其他市场大为迥异,“欧洲政府对数据运用的监管极为严苛,企业搜集到的数据不能使用在当初没有指明的其他方面;美国,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规定;但中国对待数据使用持相对开放态度。”

包泽富此前担任旧金山State Street Global Exchange的科学总监和GX实验室主任,曾负责领导普华(日本)公司的风险和监管金融服务咨询业务,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风险管理研究中心的联席研究员,在金融科技领域颇有建树。

“中国的融合快于其他市场”

在中国市场,互联网保险是近几年来保险领域的热点,随之兴起的一个话题则是,传统保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问题。对此,业内人士认知不一,一方面,互联网化很大程度上在普及保险概念和客户教育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并且确实推出了很多新的保险产品和业务模式;而另一方面,从企业运营的角度,到目前为止,互联网保险仍处在亏损中,难以盈利,也就表明这背后仍是“烧钱”模式在支撑。与此同时,BATJ等互联网巨头,仍在加速以各种方式涉足保险相关业务。

包泽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保险和科技是两种特别不同的文化,科技变化迅猛,保险则非常稳定。目前来看,中国市场在这两者的融合方面快于其他市场。在中国,监管和企业对尝试新的模式有浓厚的兴趣,愿意在尝试的过程中不断完善;但是欧洲政府和欧洲企业就很保守,需要测试很多次、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将一种新的产品或业务模式推向市场。

数据对保险业务而言非常重要。寿险和健康险公司尤其依赖个人数据,车险、农业险、财产险等对个人数据的依赖则相对较弱。所以在中国市场可以观察到各类保险公司的业务上升都非常快。

包泽富认为,数据和对数据的组织能力是未来保险科技发展的关键。对数据使用的监管,不同国家的开放程度存在差异,其实关键问题在于是否存在潜在危害,“比如我获得了你的健康数据,却用来为你设计金融产品,这种做法在不同的市场面临不同的监管态度,在中国市场可以,在其他市场可能不可以,这是一大优势,当然也可能存在数据使用失控的问题。”

1557857308863058

1557857308863058

全球问题:数据基础设施建设

数据和对数据的组织能力是这个领域切入与发展的关键。包泽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以前人们谈到科技的时候,讲的都是人工智能、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技术,其实重要的是数据和对数据使用的监管,技术是可以买得到的,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经过提炼加工才能成倍地增长。全球面临的问题就是数据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解决方案就是加大投入。

谁应当来承担这一任务?包泽富对记者解释,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要通过公私合营的方式,也就是政府部门和市场企业合作分担,5G、物联网等这些领域只能是政府部门来投入。比如在车险领域,在道路和地面安装传感器需要政府部门投入,车里的传感器需要企业或车主投入。“过去的模式下,需要将车辆和车主数据集中起来,分析得到一个结果,然后车主与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目前正在研发的技术是,不需要将数据集中起来,而是通过去中心化的物与物互联(Edge Network技术),这跳过了数据中心传输环节,但是这需要在5G的基础上才能实现。”

包泽富认为,科技主要在4个方面会改变保险业,一是消费者体验方面,过去企业和客户互动不够,复杂的程序、网页访问等会影响到客户体验;二是提高保险业务效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在理赔等环节发挥很大作用;三是科技的运用催生了新的保险需求,新兴保险产品比如指数产品出现。

第四点是更深刻的影响,科技会改变保险业的价值链,以前保险就是从消费者到保险公司再到再保险公司,以后这种界限不再明确,“会有人搭建新的平台,比如移动出行服务平台,这个平台上,保险公司作为后台管控的服务提供者,除此以外还会有各种供应商,提供车的、提供服务的,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目前发展情况来看,保险科技主要是在改善保险业务的程序方面已发挥了比较大的作用,在消费者体验方面,还远远不足,尚未出现明显的变化。

当数据被大规模开采和应用,包泽富认为,未来有两类风险会突出,一是网络风险,不像过去依靠网络进行游戏、消遣,网络毁坏的影响不大。未来会在更多更重要的领域依赖保险,目前网络保险占比仅2%,未来肯定会和巨灾保险占比齐平;二是算法技术风险,系统越来越复杂,需求越来越大,会催生对应的新型保险产品。

编辑:
关键字: 中国 新时代 院长 研究院 监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