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去哪?

来源:财经网 2019/03/22
分享到:
导语

"我们在业务上拥有的是C罗级别的转身速度",罗敏说。然而,转身之后,趣店要去哪儿呢?

北京时间3月18日,趣店集团(NYSE:QD)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总收入为76.92亿(单位:人民币),同比增长61.1%,净利润为24.91亿,同比增长15.1%。当日趣店收盘价为5.51美元,上涨2.99%。

从业务上来看,趣店的主要营收来自于贷款便利化服务、大白汽车销售收入、销售佣金、融资收入等。

但是,在有关未来的计划中,趣店仅表示,其于2018年第三、四季度正式启动开放平台战略,目前,该业务已经取得重要进展,在本季度贡献了约3000万人民币的无风险、低成本的收益,为趣店创造了新的增长点。

至于更加明确的方向,无论是财报,还是后续的分析师问答中,趣店均未给出明确回复。

其兴也勃

2017年10月,趣店于美国纽交所正式上市,上市当日收盘29美元,市值达115亿美元。

次年3月,趣店CEO罗敏公开承诺:"自2018年1月1日起,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前,他本人将不再从公司领取薪水和奖金"。

1

然而,仔细回想趣店的上市之前的历程,从2015年的亏损2.33亿到2017年盈利21.645亿,趣店又是在如何解释自己可以获得这般成就的呢?

招股书中,趣店表示83.3%的利润来源于向客户收取的金融服务费。另外,趣店商城销售商品也会带来一部分的收入。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金融服务能提供如此高的利润?

答案很简单--消费贷款。

消费贷款因其高频次、高利润、低额度、过审快的特点一直被长尾用户所青睐。

有分析指出,在这些用户中,80%的用户在生活中平均2个月借一次钱;44%的用户会提前主动还款;70%的用户连续两个月有借款需求,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类人群基数巨大。

趣店的前身趣分期以校园贷起家。曾有媒体爆料称,趣分期在发展初期就采用了"扫城市"的方式运作,号称一个月内要从10个城市扩展到300个。为了抢夺市场,趣分期选择贴钱来做手机分期,平均卖一部苹果手机就要亏1000元,后来甚至产生了几千万美元的亏损。

也是这股狠劲,让趣分期一跃成为行业的龙头老大,并积累了大量用户。

在监管叫停之后,趣分期当即转型消费分期业务,并将品牌升级为趣店。

事实证明,得益于此前庞大的用户基数和迅速转型的决断,趣店在2017年财报中表现得相当突出。

当年财报显示,趣店集团2017年全年总收入达到47.754亿元(7.340亿美元),相较2016年的14.428亿元增长231.0%;净利润达到21.645亿元(3.327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的5.767亿元增长275.3%,总收入和净利润均实现超过200%的增长。

趣店集团首席财务官杨家康表示,"今年第四季度注册用户数达到6240万,授信用户数达到2620万,其中690万用户为活跃借贷用户。"

年报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趣店活跃借贷用户数达到690万,相较去年同期的450万增长52.5%;放款笔数达到2540万,相较去年同期的1840万增长38.1%;平均每小时处理交易笔数达到40935次,其中借款笔数为11515次,还款29420次,用户领先优势继续扩大。

那一年是趣店的高光时刻,乃至于对外宣布,开出年薪百万的高价聘用18位90后CEO助理。然而,好景不长……

其衰也忽

2018年年底,沉寂了许久的趣店突然掀起风波,许多人开始询问"趣店去哪儿了?",其声势比17年上市时也不遑多让。而作为事件的主角,趣店在当时仅仅是扔出了一句"没有什么可回应的",便再无多言。

如果只看当时的表现,任谁也想不到,这家公司的CEO罗敏曾放出过"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你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你。"这般豪言壮语。

实际上,趣店的沉寂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其最初从事的校园贷业务在近几年多次被监管点名,教育部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态,"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此后,趣店向基于场景的消费贷款转型,却也遭遇了不小的阻力。阻力主要来自监管方面。监管在2017年底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要求无牌照公司不得放贷;综合费率不得超过法律规定;不得发放无场景网络小贷等等。

为了摆脱监管的不确定性,趣店开始着手转型。在2018年1月,趣店在正式推出了其汽车金融业务"大白汽车"。

大白汽车一如既往地采用了之前迅猛地打法,刚一上线就在线下同步运转了150多家门店。

值得注意的是,汽车金融与趣店所擅长的消费贷款、现金贷完全是两种运营模式。重人力、重现金流的方式让趣店的经营成本急剧攀升。这点在财报上也得以证实,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趣店第四季度营收成本为4.027亿元,同比增长31.9%,主要受大白汽车营收成本增长的推动;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369亿元,同比增长45.0%,主要受大白汽车营销支出增加的影响。

而且,迅猛地扩张也没有达到迅速占领市场的目的,反而加剧了趣店的危机。

为了实现罗敏曾经夸下的海口,趣店招聘了660名管培生派去全国175家门店,准备大干一场。

美中不足,无论是罗敏,还是后来接手大白汽车的高级副总裁许龙,还是那660名管培生,无一是汽车行业的资深人士。

与易鑫、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大搜车等公司对比,大白汽车显得尤为单薄,长期竞争实力不足。

直到今年年初,大白汽车的门店已经大规模缩水,尚在营业的仅有40多家,相比最多的时候缩减了近八成。

随后,趣店又先后尝试了趣学习、唯谱家等各种项目,以谋求可行的转型方向。

无论是在线教育方向的趣学习,还行主打家政服务的唯谱家,在项目初期趣店同样付出了100%的努力。以趣学习为例,上线不到一个月,趣学习App上就显示拥有5万名讲师入驻。但这次步子显然也迈大了--趣学习很快陷入了僵尸讲师和假学生的丑闻中,并于几个月后悄然下线。

"我们时刻准备着做一些有机会的项目,"罗敏在一次公开讲话里说。

事实却是,趣店的确在以惊人地速度成立并开展新的业务,而这些业务又迅速地被抛弃。而这最明显的表现也体现在财报之中,趣店内部孵化的各种项目仅有大白汽车在财报中得以体现。至于趣学习、唯谱家等项目为趣店做了什么,财报则是只字未提。

有金融科技行业资深人士认为,趣店如果愿意深耕一个项目,并非完全没有希望,但是现在这样一味地低头猛冲,最后可能会迷失方向。

在趣分期、来分期、大白汽车等项目纷纷开始走向下坡路的时候,趣店并没有找到一项现在看起来还能一战的业务。

与之相符的则是在资本撤离后留下的一地鸡毛。

作为其二股东的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万维")早在趣店上市前夕就已经开始出售趣店股份。截至今日,昆仑万维已多次减持趣店股份,累积套现约8亿元。

另一个抛弃趣店的则是其曾经的靠山蚂蚁金服。在17年8月,8月,双方重新签订了协议,支付宝开始向趣店收费;11月末,监管层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蚂蚁金服对相关合作方提出了年化利率不超过24%的要求。不仅如此,蚂蚁金服迅速收紧了与趣店在导流方面的合作。

虽然趣店CFO杨家康曾表示,"终止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对趣店的经营不会有任何实质影响。"

但是在财报数据上来看,自从合作出现变动之后,趣店活跃投资人数表现却不尽如人意。截至2018年12月31日,趣店活跃借款人数为530万人,对比2017年底的690万人,同比下降约30.2%。

尽管嘴上否认,但趣店终究还是走向了下坡路。

财报预计,趣店在2019年净利润将超过3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7.3%。但是,仍未对公司未来将会如何发展做出进一步说明。趣店方面对财经网回复称,财报中已经对公司状况进行披露,其他问题暂时不方便回应。

直到今天,趣店已经搬去厦门8个月有余。而关于趣店的明天,迄今为止仍没有看到任何方向。

2018年初,罗敏在"我是罗敏"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称,未来趣店要成为一家市值1000亿美元、拥有团队超过10000人的公司。

现在,趣店的总市值不到20亿美元,甚至不到最高市值的1/5。

"我们在业务上拥有的是C罗级别的转身速度",罗敏说。然而,转身之后,趣店要去哪儿呢?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